清華大學文革歷史 |清華大學文革歷史 |清華校史連載之十六 |【1966年5月16日清華試點】

1966年5月1976年10月“文化大革命”,使黨、國家和人民遭到建國以來挫折和損失。

“文革”期間,極左路線幹擾下,打亂了清華秩序,教學、科研工作陷於停頓狀態。

然而,師生員工“四人幫”倒行逆施進行了堅決抵制抗爭,並十分困難條件下堅持着一些教學、科研和後服務工作。

  1965年底批判吳晗《海瑞罷官》起到1966年5月16日《中共中央通知》,標誌着“文化大革命”開始。

“文化大革命”是一個完全錯誤主張,並不符合馬克思列寧主義原則,不符合中國實際情況。

歷史證明,“文化大革命”帶來了十年,教學和科研工作造成了干擾,使成為了“文革”“災區”。

1966年6月1日,一份新華社廣播大字報北京大學聶元梓發表,這份大字報引發了高校文化大革命開端。

這個時期,全國各地清華大學充滿了政治風雲變幻,師生們停課參加了這場運動,同時大量幹部打成”幫”並接受了批鬥。

6月13日,中共北京市委宣佈派工作組進校,並宣佈黨委書記、校長蔣南翔停職反省。

後部分學生工作組貼出詰問大字報,8月工作組撤離學校;各系學生主文革聯席會議組成校文革臨時籌委會,主持學校運動和工作。

改寫後內容:
6月13日,中共北京市委宣布派遣工作组进校,并宣布党委书记、校长蒋南翔停职反省。

,部分学生工作组张贴了质问大字报,8月工作组离开学校;各系学生主文革联席会议组成校文革临时筹委会,负责学校运动和工作。

清華大學成立了多個衛兵組織,確保校園安全。

這些組織負責學校工作,確保一切處於運作狀態。

“文化大革命”期间,一场震惊世界运动席卷了整个国家。

这场运动起源于清华附属中学。

1966年6月2日,清华附属中学贴出了一份署名“卫兵”大字报,宣称要坚决推进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

,北京各中学学生涌向附属中学,表达了他们支持。

,“卫兵”名字传遍了全国。

8月1日,毛主席回信中卫卫士,表示他们“反动派造反有理”行动支持。

8月18日开始到11月,毛泽东天安门广场接见了8次“卫士”和1100万名学生,引发了全国范围内“大串联”运动,使卫士运动达到了高潮。

衞兵“充當了文化革命這個羣眾運動衝鋒陷陣急鋒”,“破四舊”進行“打砸搶”,“實行無產階級專政”名進行“紅色”,破壞了中國傳統文化和傷害了眾多無辜幹部和羣眾,清華第一個校門——“二校門”此時毀。

  後,清華全校“停課鬧革命”,學生們各行其是進行大批判、辯論、貼大字報。

清華成立紅衞兵井岡山兵團,“奪權”掌握了學校行政權力。

清華井岡山和北大、地院、北航衞兵組織“四人幫”極左路線利用,全國造成影響。

1967年4月,清華井岡山衞兵組織分裂為“井岡山總部”與“井岡山兵團414總部” 兩派,陷於無休止爭論,到1968年4月兩派發生武鬥,持續百日。

此一時期,學校基本處於癱瘓狀態,大部分師生離校。

1968年7月27日,中共中央派工農毛澤東思想宣傳隊(簡稱工宣隊)和解放軍宣傳隊(簡稱軍宣隊)進校,制止了武鬥,了局勢,接管了學校全部領導權。

1969年1月25日,清華大學成立了一個名革命委員會組織,其中包括軍宣隊和工宣隊。

一年後1970年1月,學校成立了黨委會,負責全面領導學校各項工作。

清華大學軍宣隊和工宣隊領導指導下結束了無政府狀態。

然而,一些人推行極左路線,這違背了教育規律,並且清華大學一貫以來辦學道路造成了干擾和破壞。

他們一方面發動“階級隊伍”、揪“5.16”分子、反擊“右傾翻案風”一系列“鬥、批、改”運動,提出“上層建築領域包括各個文化領域資產階級實行全面專政”,致使幹部和知識分子身心遭受迫害和摧殘;1969年5月,學校江西鯉魚洲建立試驗農場,3000餘名教職工後下放到農場勞動,接受“教育”,其中千餘人染上了血吸蟲病。

另一方面,他們鼓吹極左路線辦學思想和“無產階級教育革命”,1970年7月21日,清華大學工人、解放軍毛澤東思想宣傳隊《紅旗》雜誌署名發表了《創辦社會主義理工科大學而奮鬥》文章,推行“要階級鬥爭主課”所謂六條基本經驗,並推廣成為全國高等學校辦學指導思想,和全國高校造成了錯誤影響。

這個時期,教職員工和教育工作者積極反對和抵制”四人幫”及其極端左派路線倒行逆施。

蔣南翔整個文化大革命時期堅守著真理,絕不向任何勢力低頭。

1972年,他《創辦》中錯誤觀點做出了批駁。

地,清華大學劉冰、何東昌幹部以及師生們堅持著自己立場,認為這些觀點並非“”,他們地揭露並抨擊了這些觀點。

教師們困難環境下,努力教學確保學校教育品質不受損害。

實際出發,採取工農兵學員補習文化課、恢復基礎課教研組、增加系統理論教學時間、恢復和加驗室開展科研工作、年教師進行業務培訓措施,以期教學秩序、提高教學質量。

然而,許多人於「右傾回潮」表現持批判態度,這導致學校教學工作受到了幹擾和破壞。

1976年1月,周恩來總理去世,人們利用節日不顧「四人幫」阻力,舉行了悼念活動。

清華大學師生們打破封鎖,步行到天安門廣場,並獻上了白色花朵。

  文化大革命期間,清華大學系科建制變動大,專業設置變動。

1970年8月,清華大學提出了一項專業體制調整方案。

校方計劃設置三個廠區,七個系所,一門基礎課程和兩個分校。

廠區包括試驗化工廠、汽車廠、儀器及機牀廠。

系所則包括電力工程系、工業自動化系、化學工程系、土木建築工程系、水利工程系、工程物理系和工程力學數學系。

此外,有機修連以及一門基礎課程。

而分校位於四川綿陽和江西(試驗農場)。

  當時,原動力機械繫鍋爐、燃氣輪機專業原電機工程系電機、發電、高壓專業合併成立電力工程系;將原電機工程系電器、工業企業自動化專業原動力機械繫能動力裝置業中力設備自動化專門化及熱工測量專業合併成立工業自動化系;將冶金系原農業機械繫的汽車拖拉機專業、儀器及機械製造系機械製造業和機械廠合併,成立清華大學汽車製造廠。

同年,進行了一系列調整,其中之一是工程力學數學系計算數學專業一部分轉移到自動控制系,同時成立了計算機軟件專業。

另外,無線電電子學系北京電視專業和半導體車間合併,並納入動控制系,同時該系進行了改名,更名電子工程系。

此外,土木建築工程系改為建築工程系,工程化學系改稱化學工程系,工程力學數學系改為工程力學系。

  1970年底,清華大學本部設電力工程系、機械製造系、儀器系、水利工程系、建築工程系、電子工程系(電子廠)、工業自動化系(後改稱自動化系)、工程物理系、化學工程系、工程力學系10個系。

1972年,學校內設有10個系和1個分校(四川綿陽分校),總共提供48個專業。

然而,1975年,建築工程系增加了一個專業領域,即抗震工程。

井岡山兵團改變了他們招生制度,現在先考慮農民子女。

此外,電子工程系開設了微電機專業,而工程物理系則增加了同位素分離專業。

這些專業領域引入學校教育體系帶來了多多樣性和專業化。

全校10個系和綿陽分校共有52個本科專業。

“文革”期間,清華採取“開門辦學”和多種形式辦學。

清華大學校外或京郊地區建有幾個分校和辦學基地。

這些包括江西分校、四川綿陽分校、大興農村分校和水利系三門峽辦學基地。

此外,清華大學舉辦各種進修班和業餘大學課程。

1969年清華大學開展“教育革命”試點,辦老工人進修班開始,第一批老工人進修班學員提出了“上大學、管大學,毛澤東思想改造大學”口號,這一口號迅速傳遍全國。

隨後幾年每年招生(全國範圍?學制一年一年半。

1976年4月,已有42個班1千多名學員畢業,在校有18個班500多名學員。

改寫後內容:
學制分為一年和一年半。

截至1976年4月,已有42個班超過1,000名學員畢業,學校內有18個班超過500名學員。

這段時間內,舉辦了各種專業培訓課程,包括解放軍學員開辦計算數學進修班,以及其他各類短期培訓班,例如房屋抗震培訓班。

不僅在校內,校外設立了多個培訓點,並且採取了”請進來,走出去”辦法,工農兵提供上門學習機會。

  1970年招生係:儀器機械、原子能、汽車製造、自動化、電力工程、數學力學、建築工程、水利工程、工程物理10系,以及四川分校(無線電工程)、江西分校(試驗農場)。

後,各系科名稱及專業進行調整。

1975年,清華大學共有10個系和綿陽分校共52個本科專業。

此外,1974年成立北京大興農村分校設有農機、農電、農建和農水4個專科專業。

清華大學成立了業餘大學,於1975年3月31日舉行了開學典禮。

業餘大學設有普通機械、普通電工、自動化、汽車維修、金相熱處理、焊接、鍛壓、鑄工、化工設備與原理、環境保護10個專業,學制分為半年、一年或兩年,每週學習兩個晚上一個下午。

招收學員採取自願報名、羣眾推薦、本單位領導批准和學校辦法。

首屆學員招收了1400餘人,來自179個工廠單位。

其中一年制518人於1976年5月22日舉行了畢業典禮,畢業學員全部回原單位工作。

  1966年6月“文化大革命”開始後,學校“停課鬧革命”,招生制度廢止,教學完全停頓,長達四年。

直至1970年6月27日,中央批轉了《北京大學、清華大學關於招生(試點)請示報告》,8月開始招收第一屆“工農兵學員”,教學工作得以恢復。

以下是改寫後內容:

學生們工農兵學院接受期3年教育,通過羣眾推薦、領導批准以及學校的複審過程進行招生。

畢業後,他們返回原本所在地區原單位工作。

該請示報告毛澤東“到學校學幾年後,回到生產實踐中去”“七•二一”指示精神並其化,招生辦法、學制、學習內容、學生條件、學生待遇、分配原則問題,提出了意見和方案。

同年10月15日,國務院電告各地,全國高校招生工作,參照此報告執行。

這種所謂“廢除修正主義招生考試製度”“改革”以及培養工農兵學員教學工作,與“文革”前有了根本性變化。

1966年5月清華大學附屬中學衞兵興起衞兵運動迅速蔓延全國。

但9月起,當“文革”風暴衝擊到中學生衞兵父輩們,中學生們開始有所保留。

於中央文革小組插手,大學生和社會羣眾成衞兵中堅力量,所謂“衞兵”。

清華大學大學生衞兵迅速成為乃至整個北京衞兵中心。

[1]1966年12月19日,“清華大學井岡山兵團”成立。

1967年4月14日,分裂出四一四派。

1968年4月到7月期间,发生了一场百日冲突,这场冲突是北京武斗事件一部分。

然而,这场冲突升级导致了1976年10月“四人帮”垮台,标志着文化大革命结束。

10月6日,羣、謝靜宜隔離審查(羣於1983年底判刑,謝靜宜後揭發免予起訴)[3]。

10月16日,中共北京市委派聯絡組恢復整頓學校。

1977年4月29日,劉達任清華大學黨委書記兼革委會主任。

次年6月,取消了革命委员会,开始实行“党委领导下校长负责制”。

同时,进行了领导班子整顿,纠正了冤假错案,并且着手改善教职工队伍结构工作。

清華大學附屬中學是文革期間衞兵運動起源地,1960年代初開始,這學校成為了培養革命接班人搖籃。

附中幹部子女灌輸了“血統論”思想,並且強調他們家庭背景優越性,以此推崇階級鬥爭。

1966年5月初,清華附中“預科65級一班”部分學生校方發生了對立。

五·一六通知鼓舞下,他們發表了一份名《積極參與這場階級鬥爭》大字報,但遭到校方阻止。

5月29日晚,七八位高年級學生圓明園遺址聚集討論,決定使用“衞兵”署名[8],意為“毛澤東色衞兵”。

6月2日,貼出“衞兵”大字報《誓死捍衞毛澤東思想、誓死捍衞無產階級政》響應北大聶元梓大字報,引來各中學觀看和署名支持[9]。

自1966年5月文化大革命开始后,学生、教师和学校领导之间展开了大规模辩论和张贴大字报运动,产生了矛盾。

劉少奇、鄧小平決定派工作組進入各單位領導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後,1966年6月8日,北京市委派出工作組負責人周赤萍到清華大學,宣佈次日工作組將接管清華大學,校黨委停止工作。

6月13日召開了清華大學全校大會,北京市委書記處書記郭影秋會上宣佈,葉林組長、周赤萍和楊天放副組長派駐清華大學工作組進駐清華大學,校長兼黨委書記蔣南翔停職反省,工作組代行學校黨委職權。

(該工作組劉少奇親問,其夫人王光美於6月21日以工作組“一個普通工作人員”名義加入該工作組並成為中堅力量)[10] 該工作組校兼黨委書記蔣南翔到各班主任、政治輔導員、教師打為“走資派”、“反動學術權威”、“牛鬼蛇神”、幫分子、幫爪牙,進行批鬥。

12日16日,103名幹部帶上高帽上街遊行。

另一方面,工作組同時造反學生進行嚴厲批判打擊。

工程化學系902班蒯大富等激進造反學生受到工作組衝擊,開始反抗。

1966年6月,蒯大富提出“炮轟工作組”、要求奪權,宣稱工作組同黨委執行修正主義路線,並喊出了“工作組滾出去”口號。

蒯大富迅速受到工作組批判,指責”反革命分子”和”右派”,並開除團籍並關押了18天。

此事件牽連到50多人,他們標籤”蒯氏人物”,並且近500人受到了打擊。

這種打壓導致了數起自殺事件,其中兩人喪生。

[11][12]7月,毛澤東回京,斥責工作組做法,要求周恩來過問“文革”運動[13],事實上衞兵們表現了他劉奇分歧。

8月下旬,清華園中貼出批評劉少奇大字報,10月,貼出“打倒劉少奇”大字報。

[12]7月21日,陳伯達派中央文革成員王力、關鋒來到清華大學看望關押中蒯大富。

7月29日,清華大學工作組宣佈撤銷。

8月4日,陳伯達人到清華大學參加批判王光美首工作組執行“資產階級反動路線”大會,為蒯大富平反。

蒯大富獲得“解放”,聲名鵲起。

[11]大學生衞兵組織最初多幹子女主導。

以下是改寫後內容:

一個唐偉、汲鵬、陳育延組成工作組於8月8日成立,他們自己稱為“八八”派。

這個工作組在8月22日正式組建了一個名“毛澤東思想衞兵”組織。

8月9日,賀鵬飛(賀龍子)、劉濤(劉少奇女)、劉菊芬(劉寧一女)成立了串聯會,幫,支持工作組,並稱為“八九”派。

8月19日,他們組成了“清華學衞兵”。

此外,有其他衞兵組織出現。

7月底到11月,清華先後“三臨”(“清華學衞兵臨時總部”、“清華大學文化革命領導小組臨時籌備委員會”、“清華學衞兵臨時主席團”)掌控。

但獲得支持。

9月24日,蒯大富成立了一支名「井岡山保衛隊」組織,並一群普通學生領導。

然而,到了9月29日,“井岡山保衛隊”宣布自行解散,部分成員轉而支持蒯大富成立了一個名叫“造反兵團”組織。

“毛澤東思想衞兵”分化為“八八總部”和“臨時總部”,力量減弱。

1966年11月,一位名叫蒯大富及其团队绘制了名为《百丑图》(有人称之为《群丑图》)漫画作品,夸张形式嘲笑了当时国家、政府和军队中一百多位领导干部,其中包括劉少奇、鄧小平、羅瑞卿、彭真、一、楊尚昆人。

《百醜圖》印出後,流傳,引起了毛澤東高層關注,引發眾多衞兵組織模仿、製作、傳播,掀起軒然大波。

[11] 有稱《百醜圖》最初為中央美院國畫系1966屆女大學生翁如蘭繪,但註“鬥爭彭、羅、陸、楊反革命修正主義集團籌備處宣”,刊登1967年2月22日“專院校衞兵革命造反聯絡站”主辦《東方紅》上。

“二月逆流期间,谭震林参加会议时愤怒:“蒯大富是个什么东西?一个反革命!搞了个百丑图。

这些家伙,应该统统打倒老干部。

””[16]1966年12月19日,經“無產階級司令部”授意,打倒劉少奇為出發點衞兵組織、一統“文革”“清華大學井岡山兵團”成立。

清華大學井岡山兵團“井岡山衞兵”和“毛澤東思想衞兵”合併而成。

清華大學,有一位衞兵張貼了一張文革海報,對江青進行了痛斥,並林彪大字報表示懷疑。

這一舉動引起了井岡山兵團注意,他們認為這是一個瓦解他們機會。

1966年12月25日,中央文革小組指示清華大學井岡山衞兵主5000多師生進城舉行“反劉少奇、鄧小平”遊行,稱為“一二·二五大行動”。

12月31日,兵团《井岡山》报纸上发布了一篇名为“内情”长篇检查文章,清华学生刘涛(刘少奇女儿)撰写。

这篇文章揭露了刘少奇和王光美文革期间镇压行为。

1967年1月1日,《井岡山》报纸上发表了一篇名为“炮打中国赫鲁晓夫——刘少奇”文章。

蒯大富组织了一次活动,旨在推翻劉少奇统治。

他带领清华井冈山卫兵包围了中南海西门,并在中南海内发出呼喊声,要求“打倒劉少奇”。

然而,劉少奇并没有出现。

于是蒯大富决定找出劉少奇妻子王光美。

1967年1月6日,蒯大富引出王光美,他想出辦法取得劉家保密電話號碼。

他打電話王光美,謊稱劉少奇女兒劉遭遇車禍,並告知劉少奇和王光美需要前往醫院。

雙方見面後,中央迅速派人解救劉少奇,但王光美扣押清華園。

1967年4月10日,一個旨在揭露劉少奇批鬥王光美萬人大會清華井岡山兵團主樓前舉行。

當時,數十萬人參加了這個活動。

活動開始前,衞兵自豪態度宣傳著他們地“智擒王光美”事蹟。

凌晨6時,王光美抵達了主樓7樓會議室。

6時30分,我走進第一次審訊場地,身穿一雙高跟鞋和一件旗袍,這些是我家中找到。

我戴著一條乒乓球串成“項鍊”。

審訊結束後,我帶到主樓前廣場上,這裡擠滿了人,有300多個造反派組織參加了這次大會。

彭真、薄一波和其他300多名幹部站一側,陪伴著我。

批鬥會結束後,下午和晚上進行了兩次小型審問批鬥。

[12][17]1967年10月17日,蒯大富《井岡山》報上發表《無產階級大奪權萬歲》,説:“不奪權,百分之百右傾;不奪權,百分之百修正主義;不奪權,對人民犯罪。

奪權,扞衞黨領導,扞衞無產階級。

奪權,是無產階級派當務急。

此時不奪,待何時!”1967年3月9日,井岡山兵團(包括後來分裂出的414派)全國22個省、市、自治區30多個城市派出了80多個聯絡站、記者站,人數上千(一説六百)。

7月後派出眾多軍事動態小組,前往軍事要地收集機密情報,試圖擾亂軍隊。

北京各校衞兵造反派領頭者。

組織或參加了4月打倒“帶槍劉鄧路線”(奪軍權鬥爭)、7月下旬中南海西門“揪劉火線”、7月29日徐向前抄家、8月1日批鬥彭德懷和羅瑞卿、8月22日衝擊英國代辦處運動。

[14]1966年下半年到1968年左右,井岡山兵團干涉學校教學,學校學生各類文革活動擠佔下沒有學習時間。

“文化大革命”期间,称为“四人帮”一群人宣扬了“读书无用论”,导致北大停课并停止招生长达4年,这人才培养造成了无法挽回损失。

他們優先考慮以下五類學生:一是那些有家庭成員專政機關鎮壓運動中參與人;二是那些走資派、牛鬼蛇神有關聯家庭能夠劃定界限人;三是那些參加過反動組織並且沒有改過人,或者有反動言行人;四是那些參加過文革派人;五是那些稱為書呆子人。

1967年初,文革期間,無產階級司令部提出了一個全面奪權要求,他們提出了一個權力機構,稱為“革命委員會”。

這個委員會組成原則是“三結合”,包括解放軍代表、革命羣眾組織代表以及革命領導幹部代表。

1967年4月14日,因為內部文革一系列問題存在分歧和論戰,井岡山兵團分裂為“兵團總部”(或稱“團派總部”,簡稱“團派”)和“四一四串聯隊”(或稱“四一四革命串聯隊”,簡稱“414派”或“四派”)。

雙方建立「革委會」這個革命群眾組織過程中,代表們出現了意見分歧。

[1][18]4月30日,團派召開擴大會議,作出了《關於建立清華大學革命委員會籌備小組決議》,宣佈成立清華大學革命委員會籌備小組(“革籌小組”),一號人物蒯大富11人組成。

5月1日,天安門城樓上,毛澤東和林彪與北京市革命委員會全體成員進行了會面。

這次會面中,北京市革命委員會常委蒯大富毛澤東獻上了華井岡山兵團袖章。

同時,周恩來詢問了清華革委會成立情況。

這次會面讓團派上下感到了鼓舞。

[19]5月2日起,“革籌小組”開始於兵團總部行文並召開全校批鬥大會,批判無政府主義思潮,即“414派”。

[18]5月12日,促進協,北京市革命委員會主任謝富治主持兩派負責人開會,5月21日親赴清華大學召集兩派代表開會,蒯大富和孫怒濤簽署四項協議:[19]事實上協議第四條將“革籌小組”合法化,得到團派歡呼和四派堅決抵制。

5月23日,謝富治秘書蒯大富和孫怒濤通話,表示要毛主席提交協議報告,並呼籲兩派執行。

隨後,蒯大富團派會議和革命策劃小組會議上傳達了這一信息,並增加了22名小組成員,以及414名派人員。

同日,謝富治蒯大富轉達毛主席指示,毛澤東言辭,蒯大富理解為支持井岡山兵團總部,這消息讓兵團上下十分歡騰,貼出大標語“毛主席指示:414上台不行”。

414派人心浮動,“戰鬥組”轉向兵團總部。

[18]5月24日,團派宣佈要5月30日前全力以赴成立清華革委會。

同日,414派化學館召開大會,宣佈參加任何籌備活動,準備分裂出來抗團派。

5月26日上午,414派下屬”東方紅戰團”圓明園遺址處召開了一次會議,宣布兵團總部分裂。

隨後下午,主樓三區3樓,他們召開了一次”東方紅戰團”大會,並通過了一份有關分裂宣言。

27日晚,位於同一地點舉行了一場會議,其中”東方紅總部”成立宣布,會場充滿了氛圍。

與此同時,”三七兵團”決定加入了”414派”,隔天他們新水320室召開了一場會議,並決定5月29日晚上10點成立他們自己總部,名”清華大學井岡山兵團四一四總部”。

5月29日凌晨,414廣播台播出“414總部”成立消息,宣言指出“兵團總部不是無產階級代言人了。

尊敬總理您好!
我代表清華大學革命委員會,地邀請您參加我們成立大會,該大會於5月30日舉行!感謝您5月1日和5月23日兩次答應參加我們成立大會。

我迫不及待地將這個好消息告訴了全校革命師生員工,他們高興,並且地等待這一天到來。

終於,這一天終於來了!我們地宣布,我們尊敬總理第三次蒞臨我們學校大會,這是他自我們井岡山人掌權以來第一次參加大會!
總理這次無論如何要抽出一點時間參與我們大會。

他參與我們學校文化大革命以及北京各個學校文化大革命產生了影響!
  總理如果去,我們有辦法羣眾交待,明天大會開下去!
  盼總理迴音!
  我們想您交談幾分鐘,我們門外着!
  !!要見!!!
蒯大富同志:
  清華大學革命委員會要聯合基礎上召開,合乎毛澤東思想指導原則。

現在聽説你們革命派沒有聯合起來宣佈開會,我們參加了。

謝副總理另事見代會談話,請解決。

蒯大富主持成立大会,謝富治草拟了一封”推迟信”,并签上了蒯大富名字,作为蒯大富”交代”:

蒯大富同志及清华大学革命委员会筹备小组:
今天你们成立了革命委员会,我向周总理请示了一下,总理你们学校运动关心,他想参加你们革命委员会成立大会,但是由于总理最近几天中央工作,今天无法参加你们成立大会。

总理建议你们革命委员会成立大会之后推迟几天,希望你们能考虑一下。

5月30日凌晨2,蒯大富人返回清華,通過團派廣播台廣播先前通知。

5月31日,團派成立核心組織“六二四戰團”,1966年6月24日薛大夫人工作組論戰日子命名。

開始414派進行針鋒鬥爭。

1967年期间,尽管衞兵“團派”和“414派”之间发生了一些冲突,但大多数人忙于社会上“全面内战”活动,没有时间关注校园内事务。

1967年冬天,中共中央結束了全國範圍局勢,要求所有中學生回校復課,進行”復課鬧革命”。

這樣,兩派之間矛盾開始變得突出。

然而,於中央要求辦學習班,並消除派性,所以這些矛盾沒有過度激化。

[22]於上級政策,並且蒯大富希望儘華革委會主席。

9月21日兩派成立“兵團聯合總部”,11月8日正式成立聯合辦公室、聯合廣播台、聯合總部委員會(團派17人、414派16人)。

兩派在表面上聯合。

但兩派內部和,團派有人組織“鬥私批修聯絡站”,同時批鬥蒯大富和414派。

後,兩派迅速分裂。

1967年12月初,414派一首林彪語錄改編“四一四戰歌”為理由,通緝414派6名委員,抓獲1人。

改寫後內容:
然而,兩個派別內部出現了分歧,其中團派成員組織了一個名“鬥私批修聯絡站”組織,並開始批評蒯大富和414派。

隨後,兩個派別迅速分裂。

1967年12月初,414派六名委員因為改編了一首林彪語錄而通緝,其中一人抓獲。

12月4日,團派秘密關押了414派推舉核能研究單位“200#”領導人呂應中。

12月6日、9日、20日,20多名支持414派中層幹部進行抄家。

期間發生數十起小規模武鬥。

12月25日,團派紀念“一二·二五大行動”週年,進城宣傳,打算讓派進入中共中央;次日,414派進城宣傳,批評蒯大富成為中央委員。

1968年1月3日,兩派爭奪12號樓414派尖兵廣播室,發生首次數百人參加大規模武鬥。

1月31日,一個團派組織綁架了414派總部宣傳部成員羅徵啓。

3月27日,羅徵啓逃離,但團派綁架了414派辦公室幹部賈春旺,並他進行了毆打。

4月4日晚,團派抓走了羅徵啓弟弟羅徵敷,他是一名北京工廠工人,並他進行了毆打後關車廂裡。

1968年3月下旬,发生了“楊、餘、傅事件”,中央文革鼓动全国展开了“反右傾”斗争,并提出了“派性要进行阶级分析”口号。

这一举措导致了校园内派性之间矛盾扩大。

開始時,「團派」和「414派」是辯論中,但隨後升級語言衝突和肢體衝突,演變成一場大規模打鬥。

初期蒯大富約束部下要”講道理”,”忍讓”,但當他聽到江青提到”文攻武衛”講話後,他開始認識到對立派系他威脅,於是他決定展開武鬥。

[11]1968年4月23日7月27日,清華發生“百日大武鬥”,動用各種冷兵器、熱武器、燃燒瓶,禮堂、東區浴室樓、科學館進行搶佔爭奪。

以下是改寫後內容:

這起事故導致了18人喪生,超過1100人受傷,30人患病,並直接造成了超過1000萬元經濟損失。

[11][12][22]7月27日,一支由3萬多人(一説十萬人,8月初減少5147人)組成工農(兵)毛澤東思想宣傳隊(簡稱“工宣隊”,8月下旬改名“工人、解放軍毛澤東思想宣傳隊”,簡稱“工、軍宣隊”)進入,由來自中共中央警衞部隊(8341部隊)副團長張榮温領導。

7月28日,毛澤東北京衞兵“五大領袖”談話中表示:“有十萬工人進來,讓四一四感到高興,我們井岡山團派。

”然而,隨後他得知了工宣隊犧牲,於是正式展開終止武鬥準備。

後正式公佈《毛主席關於制止武鬥問題指示精神要點》體現出清華百日大武鬥是“七·二七事件”讓毛澤東造反派失去信心。

[24]1966年5月清華大學附屬中學衞兵興起衞兵運動迅速蔓延全國。

但9月起,當「文革」風暴衝擊到中學生衞兵父輩們,中學生們開始有所保留。

於中央文革小組插手,大學生和社會羣眾成衞兵中堅力量,所謂「衞兵」。

清華大學大學生衞兵迅速成為乃至整個北京衞兵中心。

1966年12月19日,「清華大學井岡山兵團」成立。

1967年4月14日,分裂出四一四派。

改寫後內容:
1966年12月19日,「清華大學井岡山兵團」成立。

1967年4月14日,出現了四一四派分裂情況。

兩派衝突升級,1968年4月23日7月27日,兩派之間爆發了百日大武鬥,是北京武鬥事件
1976年10月,「四人幫」倒台,文化大革命結束[2]。

10月6日,羣、謝靜宜接受隔離審查(羣1983年底判刑,而謝靜宜後來揭發免予起訴)。

10月16日,中共北京市委指派聯絡組開始整頓學校。

1977年4月29日,劉達任命清華大學黨委書記兼革命委員會主任。

次年6月,取消革委會,實行「黨委領導下校長負責制」。

開展了整頓領導班子、糾正冤假錯案、改善教職工隊伍結構工作[4]。

清華大學附屬中學是文革衞兵運動萌發和誕生搖籃[7],20世紀六十年代初以來,附中幹部子女帶着「血統論」氣息「培養革命事業接班人」姿態,學校提倡「階級鬥爭論」,強調家庭出身優越感。

1966年5月初,清華附中「預科65級一班」部分學生校方產生對立。

五·一六通知鼓舞下,他們貼出了大字報《積極、地參加這場鋭階級鬥爭》,受到校方阻止。

五月二十九日晚上,一群高年級學生聚集圓明園遺址開會討論,後決定「衛兵」作為他們署名。

這個名字意味著「毛澤東色彩衛兵」。

6月2日,贴出了一份名为《誓死捍卫毛泽东思想、誓死捍卫无产阶级政权》大字报,响应北大聂元梓大字报。

这份大字报吸引了各中学观看和署名支持。

自1966年5月文化大革命開始後,學生老師、校領導之間開展大規模辯論和貼大字報運動,矛盾。

改寫後內容:
劉少奇和鄧小平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後做出了決策,他們決定派遣工作組進入各個單位進行領導。

1966年6月8日,北京市委派出了周赤萍作為工作組負責人,她到了清華大學並宣佈,工作組隔日接管該校,同時校黨委停止了工作。

6月13日召開了清華大學全校大會,北京市委書記處書記郭影秋會上宣佈,葉林組長、周赤萍和楊天放副組長派駐清華大學工作組進駐清華大學,校長兼黨委書記蔣南翔停職反省,工作組代行學校黨委職權。

該工作組主席劉少奇詢問了一個問題,並且6月21日,一位名叫王光美普通工作人員加入了該工作組,成為了其中成員。

該工作組校長兼黨委書記蔣南翔各班主任、政治輔導員和教師進行了批評,他們打上了「走資派」、「反動學術權威」、「牛鬼蛇神」、幫分子和幫爪牙標籤,進行了批鬥。

12日16日,103名幹部戴上高帽走上街頭遊行。

同時,工作組對造反工程化學系902班蒯大富學生進行了嚴厲批評和打擊。

這些學生受到了工作組影響,開始展開反抗行動。

蒯大富1966年6月提出了一項要求,他要求奪取權力並批評了工作組與黨委執行修正主義路線行為。

他聲呼喊著「工作組滾出去」口號。

工作組迅速對蒯大富進行批判,他打成「反革命分子」、「右派」,開除團籍並關押18天,50多人打成「蒯氏人物」,打擊近500人,發生數起自殺事件,兩人死亡。

[11][12]
7月,毛澤東回京,斥責工作組做法,要求周恩來過問「文革」運動[13],事實上衞兵們表現了他劉奇分歧。

8月下旬,清華園中貼出批評劉少奇大字報,10月,貼出「打倒劉少奇」大字報。

[12]
7月21日,陳伯達派中央文革成員王力、關鋒來到清華大學看望關押中蒯大富。

7月29日,清華大學工作組宣佈撤銷。

8月4日,陳伯達人到清華大學參加批判王光美首工作組執行「資產階級反動路線」大會,為蒯大富平反。

蒯大富獲得「解放」,聲名鵲起。

[11]
大學生衞兵組織最初多幹子女主導。

8月8日,唐偉、汲鵬、陳育延人成立工作組串聯會,稱為「八八」派,8月22日正式組成「毛澤東思想衞兵」。

8月9日,賀鵬飛、劉濤、劉菊芬成立串聯會,批黑幫、不批工作組,稱為「八九」派,8月19日組成了「清華學衞兵」。

此外有一些衞兵組織出現。

7月底到11月,清華先後「三臨」(「清華學衞兵臨時總部」、「清華大學文化革命領導小組臨時籌備委員會」、「清華學衞兵臨時主席團」)掌控。

但獲得支持。

9月24日,蒯大富成立了「清華大學井岡山衞兵」,這個衞兵組織普通子弟領導。

9月29日,「清華學衞兵」自行解散,部分成員轉而支持蒯大富「造反兵團」。

「毛澤東思想衞兵」分化為「八八總部」和「臨時總部」,力量減弱。

[14]
1966年11月,稱為蒯大富及其手下繪製《百醜圖》(稱《羣醜圖》,有稱兩者同一作品),用漫畫形式,醜化當時國家、政府、軍隊一百多位領導幹部,包括劉少奇、鄧小平、羅瑞卿、彭真、一、楊尚昆人。

《百醜圖》印出後,迅速傳播開來,引起了毛澤東高層關注。

延伸閱讀…

清華校史連載之十六“文化大革命”期間的清華大學

清華大學文革歷史

此圖引發了眾多衞兵組織模仿、製作和傳播,並社會上引起了一片轟動。

[11] 有稱《百醜圖》最初為中央美院國畫系1966屆女大學生翁如蘭繪,但註「鬥爭彭、羅、陸、楊反革命修正主義集團籌備處宣」,刊登1967年2月22日「專院校衞兵革命造反聯絡站」主辦《東方紅》上。

[15]「二月逆流」期間,譚震林會上大發雷霆:「蒯大富是什麼東西?個反革命!搞了個百醜圖。

這些傢伙,要幹部統統打倒。

1966年12月19日,「無產階級司令部」指示,成立了清華大學井岡山兵團,旨在推翻劉少奇統治。

井岡山兵團「井岡山衞兵」和「毛澤東思想衞兵」合併而成。

,「清華學衞兵」貼出文革、痛斥江青、懷疑林彪大字報而井岡山兵團藉機瓦解。

1966年12月25日,中央文革小組指示清華大學井岡山衞兵主5000多師生進行「反劉少奇、鄧小平」遊行活動,這稱為「一二·二五大行動」。

12月31日,兵團其《井岡山》報上發表一篇長篇檢查,清華學生劉濤(劉少奇女兒)所撰寫。

這篇文章揭露了劉少奇和王光美文化大革命期間鎮壓一些內幕和情況。

1967年1月1日,《井岡山》報上刊登了一篇名「炮打中國赫魯曉夫——劉少奇」文章。

推翻劉少奇,蒯大富組織了清華井岡山衞兵,包圍了中南海西門,並中南海內高喊「打倒劉少奇」口號,但劉少奇並未現身。

於是蒯大富人準備揪出劉少奇夫人王光美。

1967年1月6日,為引出王光美,蒯大富人想辦法獲取劉家保密電話號碼,並打電話謊稱劉少奇女兒劉遭遇車禍,劉少奇、王光美夫婦乘車前往醫院。

兩方面面後,中央迅速派人劉少奇解救回來,但王光美扣押回清華園。

此事件衞兵自豪地宣傳「智擒王光美」。

[11]
1967年4月10日,經「無產階級司令部」,清華井岡山兵團主樓前召開了數十萬人參加、旨在揭露劉少奇批鬥王光美萬人大會。

凌晨6時,王光美來到主樓7層會議室。

6時30分,接受第一次審訊,並穿上其家中抄得高跟鞋和旗袍,帶上用乒乓球製作「項鍊」。

審訊結束後帶主樓前廣場,會場人山人海,300多個造反派組織參加了大會,彭真、薄一波、一等300多名幹部一側陪鬥。

下午和晚上結束批鬥會後,進行了兩次小型審問。

[12][17]
1967年10月17日,蒯大富《井岡山》報上發表《無產階級大奪權萬歲》,説:「不奪權,百分之百右傾;不奪權,百分之百修正主義;不奪權,對人民犯罪。

奪權,扞衞黨領導,扞衞無產階級。

奪權,是當前任務,於無產階級派。

現在是時候行動,我們不能等待下去!1967年3月9日,井岡山兵团(包括后来分裂出的414派)在全国范围内22个省、市、自治区30多个城市派出了80多个联系站和记者站,人数超过一千(有说是六百人)。

7月後派出眾多軍事動態小組,前往軍事要地收集機密情報,試圖擾亂軍隊。

北京各校衞兵造反派領頭者。

組織或參加了4月打倒「帶槍劉鄧路線」(奪軍權鬥爭)、7月下旬中南海西門「揪劉火線」、7月29日徐向前抄家、8月1日批鬥彭德懷和羅瑞卿、8月22日衝擊英國代辦處運動。

[14]
1966年下半年到1968年左右,井岡山兵團干涉學校教學,學校學生各類文革活動擠佔下沒有學習時間。

井岡山兵團改變招生制度,優先招收貧下中農子女,推薦主,招收五類學生:直系親屬中有專政機關鎮壓者,走資派、牛鬼蛇神子女家庭劃清界限者,參加過反動組織屢教不改者或有反動言行者,參加文革派、書呆子。

1967年初,文革期間,無產階級司令部提出了一項全面奪權要求,他們「三結合」原則(解放軍代表、革命羣眾組織代表、革命領導幹部代表)組成了一個名「革命委員會」權力機構。

1967年4月14日,因為內部文革一系列問題存在分歧和論戰,井岡山兵團分裂為「兵團總部」(或稱「團派總部」,簡稱「團派」)和「四一四串聯隊」(或稱「四一四革命串聯隊」,簡稱「414派」或「四派」)。

雙方於成立「革委會」革命羣眾組織代表和革命領導幹部代表爭執。

[1][18]
4月30日,團派召開擴大會議,作出了《關於建立清華大學革命委員會籌備小組決議》,宣佈成立清華大學革命委員會籌備小組(「革籌小組」),一號人物蒯大富11人組成。

5月1日,天安門城樓上,毛澤東、林彪接見了北京市革命委員會全體成員,北京市革命委員會常委蒯大富華井岡山兵團袖章獻給了毛澤東,周恩來問及清華革委會成立。

團派上下受到鼓舞。

[19]5月2日起,「革籌小組」開始於兵團總部行文並召開全校批鬥大會,批判無政府主義思潮,即「414派」。

[18]
同時,414派只有孫怒濤一人成為該小組成員,顯然受到壓制。

孫怒濤貼出《孫怒濤嚴正聲明》堅決承認革籌小組。

5月3日,414派召開第十一次大會,通過決議承認「革籌小組」,發表文章《徹底搞臭革籌小組》,貼出大字報《把現臨籌小組一棒子打死》。

5月5日,清華大學機械系成立了一個名「創新專案小組」系級分支,引起了414派警告。

5月12日,北京市革命委員會主任謝富治主持兩派負責人召開會議。

5月21日,謝富治前往清華大學,召集了兩派代表進行會議。

會議上,蒯大富和孫怒濤達成了四項協議。

其中,第四項協議引起了團派歡呼,但遭到了四派堅決抵制。

5月23日,謝富治秘書蒯大富和孫怒濤通話表示要毛主席提交協議報告,並希望兩派能堅決執行該協議。

隨後,蒯大富團派會議和革命籌備小組會議上傳達了這一信息,並提議組人數增加到22人,增加414派人員。

同日,謝富治蒯大富轉達毛主席指示,毛澤東言辭,蒯大富理解為支持井岡山兵團總部,這消息讓兵團上下十分歡騰,貼出大標語「毛主席指示:414上台不行」。

414派人心浮動,「戰鬥組」轉向兵團總部。

[18]
5月24日,團派宣佈要5月30日前全力以赴成立清華革委會。

同日,414派化學館召開大會,宣佈參加任何籌備活動,準備分裂出來抗團派。

5月26日上午,414派下屬「東方紅戰團」圓明園遺址處開會,宣佈兵團總部分裂。

下午,主樓三區3樓召開「東方紅戰團」大會,通過了有關分裂宣言。

27日晚,於某地召開「東方紅總部」成立大會,兵團總部齊聚一堂。

與此同時,「三七兵團」計劃加入414派,於次日水320室召開會議,決定於5月29日晚22時成立「清華大學井岡山兵團四一四總部」。

5月29日凌晨,414廣播台播出了一則消息,宣布成立了「414總部」。

該宣言明確表示「兵團總部代表無產階級」。

5月29日,蒯大富前往人民大會堂邀請周恩來參加清華大學革命委員會成立大會。

他寫了一封短信總理,內容如下:

尊敬總理您好!

我代表清華大學革命委員會,地邀請您參加我們5月30日舉行成立大會。

我們相信您智慧和領導能力革命委員會成立和發展起到推動作用。

您參與是我們榮幸,我們事業注入力量。

期待您光臨!

謹上我地告訴大家,您答應了參加我們成立大會。

全校革命師生和員工興奮地等待這一天到來,而現在於實現了!我們敬愛總理即第三次參加我們學校大會,是第一次參加我們井岡山人掌權後大會!
  總理這一次無論如何要抽出一點時間參加我們大會。

總理參加我們大會我校文化大革命和北京各學校文化大革命產生影響!
  總理如果去,我們有辦法羣眾交待,明天大會開下去!
  盼總理迴音!
  我們想您交談幾分鐘,我們門外着!
  !!要見!!!
蒯大富同志:
  清華大學革命委員會要聯合基礎上召開,合乎毛澤東思想指導原則。

現在聽説你們革命派沒有聯合起來宣佈開會,我們參加了。

謝副總理另事見代會談話,請解決。

蒯大富召開成立大會,謝富治讓其起草「推遲信」並謄抄簽名,作為蒯大富回「交代」:
蒯大富同志並轉清華大學革命委員會籌備小組:
  你們今天成立革命委員會,我請示了周總理,周總理你們學校運動關心,他要參加你們革命委員會成立大會,但是總理幾天中央工作忙,今天不能參加你們成立大會,總理建議你們革命委員會成立大會後推遲幾天,請考慮。

蒯大富5月30日凌晨2點返回清華,他透過團派廣播台廣播之前通知。

接下來一天,團派成立了一個核心組織,稱為「六二四戰團」,這個名字是1966年6月24日薛大夫人和工作組討論後命名。

那時起,414派開始進行針鋒鬥爭。

[18]
1967年間,雖然衞兵「團派」和「414派」出現部分衝突,但於大多數人忙於社會上「全面內戰」活動,無暇顧及校內。

1967年冬天,中共中央結束了全國範圍局勢,要求所有中學生返回學校,進行名為「複課鬧革命」活動,從而使兩派矛盾開始。

然而,於中央當時要求「辦學習班」並「消除派性」,矛盾達到過度激化程度。

蒯大富希望成为华革委会主席,配合上级政策。

实现这个目标,两派9月21日成立了“兵团联合总部”,并在11月8日正式成立了联合办公室、联合广播台和联合总部委员会(團派17人、414派16人)。

尽管表面上两派联合了起来,但他们动机并不相同。

但兩派內部和,團派有人組織「鬥私批修聯絡站」,同時批鬥蒯大富和414派。

後,兩派迅速分裂。

[14]
1967年12月初,414派一首林彪語錄改編「四一四戰歌」為理由,通緝414派6名委員,抓獲1人。

12月4日,團派秘密關押了414派推舉核能研究單位「200#」領導人呂應中。

12月6日、9日、20日,20多名支持414派中層幹部進行抄家。

期間發生數十起小規模武鬥。

[14]
12月25日,團派紀念「一二·二五大行動」週年,進城宣傳,號稱要造反派進入中共中央;次日,414派進城宣傳,痛斥蒯大富想中央委員。

1968年1月3日,兩派爭奪12號樓414派尖兵廣播室,發生首次數百人參加大規模武鬥。

1月31日,某團派組織綁架了414派總部宣傳部羅徵啟。

3月27日,羅徵啟逃離,但遭到綁架者追捕,並遭到毒打。

4月4日晚,該團派抓走了羅徵啟弟弟,一名北京第一機牀廠工作羅徵敷,並他進行了毒打。

1968年3月下旬,「楊、餘、傅事件」後,中央文革鼓動全國開展「反右傾」鬥爭,提出「對派性要進行階級分析」,從而使校園內派性間矛盾開始膨脹。

[22]
開始,「團派」和「414派」還只是辯論,升級語言衝突、肢體衝突,直到大打出手。

初期蒯大富約束手下要「講理」、「忍讓」,但聽到江青關於「文攻武衞」講話(要「文」方法,去和修正主義鬥爭,如果方不服,要武力衞。

)後,開始意識到對立派系對自己造成威脅,從而決定開展武鬥。

[11]
1968年4月23日7月27日,清華發生「百日大武鬥」,動用各種冷兵器、熱武器、燃燒瓶,禮堂、東區浴室樓、科學館進行搶佔爭奪。

致使18人死亡,1100多人受傷,30多人疾,直接經濟損失1000餘萬元。

[11][12][22]
7月27日,一支由3萬多人(一説十萬人,8月初減少5147人)組成工農(兵)毛澤東思想宣傳隊(簡稱「工宣隊」,8月下旬改名「工人、解放軍毛澤東思想宣傳隊」,簡稱「工、軍宣隊」)進入,由來自中共中央警衞部隊(8341部隊)副團長張榮温領導。

改寫後內容如下:

1966年5月16日,中共中央通過了“五·一六通知”,這是“文化大革命”開始標誌。

這一事件中,康生和他妻子曹軼歐起到了策劃作用。

地,哲學系聶元梓5月25日貼出了一份名《宋碩、陸平、彭珮雲文化革命中所做事情》文件。

》大字報,誣陷、攻擊北京大學黨委和北京市委。

6月1日,中央人民廣播電台毛澤東主席批示,全文播發了這張大字報。

當晚,華北局派駐北京大學工作組進校。

6月4日晨,改組北京市委負責人到北大宣佈:撤銷北大黨委書記陸平、副書記彭珮雲一切職務,並北大黨委進行改組,工作組代行黨委職權。

7月26日,北大召開萬人“辯論”大會上,北京市委宣佈撤銷駐北大工作組,江青點名要聶元梓籌組北京大學文化革命委員會。

9月11日,聶元梓主任北京大學文化革命委員會(簡稱“校文革”)成立。

校文革成立後,北大出現了許多造反派組織,並形成了對立兩大派,日趨派性鬥爭一度發展規模武鬥,校園一片,學校財產遭到破壞。

1968年9月18日,工人解放軍毛澤東思想宣傳隊492人進駐北大,校系兩級“工軍宣隊”領導。

1969年9月27日,北京大學革命委員會成立,楊德中任主任。

1971年5月,北京大学召开了中共第六次党代会,杨德中担任党委书记。

1972年2月,中共北京市委通知,王连龙成为北京大学党委书记和校革委会主任。

过去十年里,北京大学经历了“文化大革命”磨难。

北大各种罪名指责“反党反社会主义堡垒”,导致许多干部和教师定性“帮派分子”、“资本主义走狗”和“反动学术权威”,并遭受迫害。

這期間,抄家有400多户,冤假錯案1000餘宗,包括學者饒毓泰、翦伯贊、俞絪內60餘人非正常死亡。

1968年“階級隊伍”,全校大部分教職工強令集中食宿,失去行動。

1969年,数千名教师派往江西鲤鱼洲农场,一个血吸虫疫区,进行劳动改造并接受教育。

“文化大革命”期间,称为“四人帮”一群人宣扬了“读书无用论”,导致北大停课并停止招生长达4年,这人才培养造成了无法挽回损失。

延伸閱讀…

清華大學文革歷史

第三部分炮打司令部(1966年5月16日——8月12日)

1970年时,所有在校学生完成他们学业,这个时间节点是“文化大革命”之前。

中共中央6月27日批轉了一份報告,該報告是北京大學和清華大學提交,內容是關於高等學校招生(試點)請示報告。

報告指出,高等學校廢除考試制度,並改為採用“行羣眾推薦、領導批准、學校複審結合辦法”招生方式。

這種方式主要是工人、農民和解放軍中招收“工農兵學員”。

自1970年1976年間,北京大學招收了7屆工農兵學員,總數超過12700人。

這些學員在入學時文化程度,這教學工作提出了挑戰。

應對這種情況,教師們開展了多種嘗試,包括改進教學方法、課堂方式以及教學內容,確保學生能夠學習到多科學和文化知識。

師生共同努力下,工農兵學員文化水平原有基礎上有了提高,許多人畢業後成為新時期國家建設骨幹力量。

【摘 要】 清華大學三線分校是國家大三線建設中央屬項目。

工程最初名稱是「清華大學西南分校」,後來改為「清華大學綿陽分校」。

該工程代號是「651工程」,通信郵箱號碼「綿陽201信箱」。

毛澤東主席提出了清華大學建立一所分校指示,這一決策國際國內一系列事件直接相關。

周恩來副主席批示了“651工程”復工,而鄧小平批示綿陽分校遷往北京。

清華大學三線分校教職工物資匱乏、生活和政治運動年代,發揚創業、勇於創、協作、無私奉獻“三線精神”,人才培養、科學研究和服社會方面取得了成就。

我國三線建設研究長期以來忽視,這種狀況受到多種原因影響。

於清華大學三線分校歷史,包括清華大學校史和分校校舍繼承者西南科技大學校史,缺乏系統整理,沒有專門系統記述。

然而,最近這個領域研究開始受到學術界關注,成為研究熱點。

清華大學三線分校歷史文化方面有一些研究成果,主要包括教育史著作、人物傳記以及回憶性文章一些章節。

此外,有一些專題學術論文進行了系統性研究。

近年有學者清華大學三線分校建設歷史文化作了有益探討,全國梳理了三線建設初期高教部所屬高校佈局調整歷史過程,清華大學三線分校進行了介紹[4]。

從已有研究成果看,少數研究成果外,大多研究成果呈碎片化展現,有報道存在着錯誤。

系統質量研究成果缺失,制約了清華大學三線分校歷史文化保護利用,這説是一個遺憾。

本課題組選擇清華大學三線分校建設歷史文化開展系統研究,一方面是彌補當前理論研究缺陷,另一方面是力爭全國三線建設歷史文化保護利用提供一個典型案例。

課題組歷時兩年,大量查閲資料、實地調研和人物訪談基礎上,撰寫完成研究報告,提煉形成學術論文,並姚榮東、郝中軍清華大學三線分校工作過老同志指導下修改完善,直到定稿。

論文主要內容涵蓋了一個大學分校建設決策,包括選址、規劃設計和建築施工相關事項,以及領導體制、管理運行和專業設置方面。

此外,論文探討了這學校辦學成就、人物和遷回北京方面所取得成就。

清華大學三線分校1964年開始建設,1979年搬遷結束,歷時16年,分為“清華大學西南分校”“清華大學綿陽分校”[5]兩個階段。

地還原這段歷史,下面交代一下決策背景。

1964年8月4日,“北部灣事件”爆發。

8月7日,美國國會通過《東京灣決議》(東京灣即北部灣),批准總統採取所有措施抵抗任何美國軍隊武裝襲擊,越南戰爭全面爆發。

出於地緣政治考慮,加上意識形態因素,中國是北主要支持者和援助者。

支援越南抗美鬥爭同時,中國加快了戰爭準備步伐,中央關於高等學校三線建設決策迅速形成。

1964年8月12日,毛澤東主席接到解放軍總參謀部作戰部上報國家經濟建設防備敵人突然襲擊報告後,提出了指示:”這個問題需要仔細研究和實施。

“國務院組織專案小組,成立、開始工作沒有?”[1]8月19日,李富春、薄一波和羅瑞卿毛澤東主席國家經濟建設如何防備敵人突然襲擊問題批示報告提出:“各個方面防備措施,作戰部提四條外,應包括專學校、科學研究、設計機構、倉庫、機關、事業單位。

”“一線全國重點高等學校和科學研究、設計機構,能遷移,應有計劃地遷移到三線、二線去,不能遷移,應一分二。

改寫後內容如下:

“8月20日,毛澤東主席北戴河聆聽薄一波彙報時提到:「我們需要將沿海各省許多機構搬遷到其他地方,不僅是工業和交通部門,還包括學校、科學院和設計院。

這樣搬遷是。

」毛澤東主席指示後,中央決定三線地區建立一所分校,這個決定直接關係到華學。

關於這段歷史,時任清華大學黨委第一副書記劉冰作為親歷者有詳細記述:“是1964年10月下旬一天,接到通知,要、北大各去一位負責人到高教部,有事情傳達。

當天下午,北大陸平,清華是我,高教部三樓會議室,聽部長楊秀峯(1965年初人代會選為最高人民法院院長)我們傳達了中央關於建立大三線,進行備戰,北大、清華三線建立分校決定。

”“楊秀峯同志説:‘我李富春同志處回來,富春同志我傳達了毛主席、黨中央關於形勢分析和備戰指示。

’”“富春説:‘中央決定北大、清華三線建立分校,打起仗來,總校搬到那裏。

1964年11月間,高教部中央提出了《關於調整第一線和集中力量建設第三線報告》,指示三線地區遷建部分高等學校。

1965年1月18日,國家計委、經委同國務院文教辦公室有關部門研究後,毛澤東主席和中央報送了《關於科研、勘察設計、文教系統搬遷項目報告》。

報告提出:“全國重點高等學校有85%第一線,是國防機要專業集中一線地區有83%。

”“這樣分佈狀況,戰略觀點,是十分。

因此,急需一線地區一些同國防尖端有關科學研究機構、勘察設計單位和高等學校,採取‘一分二’辦法,分期、分批地遷到三線地區。

”[1]報告明確提出了高教部負責4個屬高校搬遷,清華大學名列其中。

國家計委、經委報告得到中央批准,清華大學三線分校由此掀起了第一次建設峯。

1966年5月16日,高教部《關於確定清華大學四校三線新建分校校名通知》(計事密字第228號),大學四川綿陽建立分校定名為“清華大學西南分校”。

1966年5月,“文化大革命”爆發,清華大學西南分校建設受到影響。

1966年7月,中央決定高教部併入教育部,清華大學西南分校工程建設奉命。

1969年3月,中蘇珍寶島衞反擊戰發生後,6月、7月、8月中蘇爆發了塔斯提事件、八岔島事件、鐵列克提事件一系列武裝衝突,中蘇爆發大規模戰爭危險一觸即發。

1969年8月28日,中共中央全國發佈了加強國防保衞祖國命令[7]。

10月17日,毛澤東主席關於國際形勢有可能突然惡化估計,林彪作出“關於加強戰備,防止敵人突然襲擊指示”,要求全軍進入戰備狀態,抓緊生產武器,指揮班子進入戰時指揮位置[7]。

10月18日,黃永勝“林副主席第一個號令”正式下達這個“指示”,引起了各方面震動。

1969年10月26日,中共中央發出《關於高等院校下放問題通知》。

《通知》説:“教育部所屬高等院校(包括函授學校),全部交由所在省、市、自治區革委會領導。

”“高等學校本校所在省、市、自治區以外設有分校或教改機構,實行總校主,地革委會輔雙重領導。

”[8]1970年元旦,周恩來總理清華大學關於“651工程”復工報告上批示,並更名清華大學綿陽分校[9]。

清華大學三線分校掀起了第二次建設峯。

鄧小平批示,1978年9月1日,教育部正式通知,清華大學綿陽分校遷回北京。

1979年5月9日,清華大學綿陽分校搬遷完畢,結束了持續16年清華大學三線分校歷史。

清華大學中央作出三線建立分校決定後,積極回應並積極建設西南分校。

劉冰記述道:“中央要北大、清華三線建立分校,這是戰略大事,我們召開書記會、常委會進行傳達討論,決定胡健同志全力抓這件事,這後來四川綿陽建立清華大學分校。

”[6]清華大學黨委作出決定後,時任清華大學黨委副書記胡健帶領選址工作組深入四川,清華大學西南分校選址。

選址工作組先後到了四個地方進行勘察,他們認為綿陽縣青義鎮是西南分校最佳選址。

1964年12月3日,李井泉、閻秀峯和杜心源提出了有關胡健選址問題報告。

胡健在報告中提到,“考慮到這個學校是一個技術主多科性理工大學,校址所在地點有工業基礎和交通條件”“後……大家認為綿陽地區工業作為學校教學、科研和勞動生產基地。

綿陽地區工業發展需要一所理工大學來提供技術支持。

因此,我們認為綿陽縣青義鎮選址清華大學西南分校是理想選擇。

1965年初,蔣南翔帶領團隊前往綿陽,確定了清華大學西南分校選址綿陽縣青義鎮。

“651工程”規劃和設計主要清華大學土建系負責實施。

1965年1月,清華大學土建系劉鴻濱、王煒鈺、謝照唐、梁鴻文、周逸湖、鄭光中、田學哲教師組成隊伍,趕赴綿陽縣青義鎮開展地形測量、總體規劃和建築設計。

規劃過程中,土建系教師發現了地質滑坡現象,水利系教師參加了相關研究和設計工作。

清華大學三線分校規劃設計任務,部分清華大學土建系1965屆畢業生參與了分校規劃設計。

任國家城鄉建設環境保護部部長葉如棠其中一位,他畢業前綿陽實習,參加過清華大學三線分校設計工作。

1988年9月1日,時任國家建設部副部長葉如棠視察綿陽城市建設後,揮毫留下詩句:“江河依舊環綿州,得覓故樓,三年勝過二十載,古城新曲無盡頭”[11]。

1965年,清華大學西南分校建設規劃完成。

1965年規劃,分校佔地60多公頃,教學、宿舍樓建築面積82000多平方米,將設置工程化學、工程物理、數學力學、無線電子學、自動控制5個系[9]、40個教研組、30個實驗室,學生規模3000人左右。

1965年6月21日-7月4日,清華大學黨委三堡舉行工作會議,研究西南分校建設問題[12]。

,“651工程”正式動工。

“651工程”最初建工部西南建築工程局第9公司承建。

1965年8月,於建工部管理體制調整,撤銷西南建築工程局,成立第一、二、三、四工程局,西南建築工程局第9公司變建工部第一工程局6公司。

“651工程”繼續建工部第一工程局6公司承建。

為加快西南分校建設,1965年8月,“651工程辦事處”成都市和綿陽專區招了400多名青工作工使用,後稱“青工”。

1966年夏季,”651工程”建设迅速进行,完成了3座学生宿舍楼结构工程和3座教学楼一、二层结构工程。

“651工程”後,綿陽專區支援重點建設,對“651工程”部分多餘職工做了力所能及安排[13]。

1969年10月18日,“關於加強戰備,防止敵人突然襲擊指示”正式下達當天,清華大學革委會召開全校大會進行戰備動員,要求部分教職工有計劃地戰備疏散外遷,清點物資準備轉移。

1969年10月底,戰備號令下,清華大學無線電系及機械繫、儀器系、數學力學系、自動控制系部分師生和基礎課部分教師735人到達四川綿陽分校工地[12]。

三線分校建設復工。

三線分校建設正式復工後,該校更名綿陽分校,並建工部第一工程局103工程指揮部負責建築施工。

工程建設規劃和設計方案採用清華大學西南分校當年全套設計圖紙,工程代號“651工程”以及通信郵箱號“201信箱”不變。

加速綿陽分校建設,清華大學1970年選擇了一批畢業生留下來工作。

其中,無線電系有140人成為了這些新教師。

這些留校畢業生視為教學和科研力量,他們且擁有知識基礎。

1970年,清華大學綿陽分校招收了第二批青年工人,統稱“青工”。

“青工”大多是四川第一批到農村插隊知識青年,經歷了農村生活鍛鍊,帶着、自強不息精神,加入綿陽分校建設者行列。

建工部第一工程局103工程指揮部和清華大學綿陽分校教師、新教師、青工全體教職工團結協作,促使了分校第二次建設峯。

該分校1971年12月11日建成。

建成了3棟教學科研大樓、10棟家屬樓、6棟學生宿舍,還完成了辦公樓、食堂、醫院、中小學及其他附屬設施。

中央清華大學三線分校建設給予了大力持續投入,即使三線分校下放時期例外。

例如1973年,國務院教科組給予四川大學、重慶大學、清華大學綿陽分校和上海化工學院四川分院4所下放高校投資246萬元,其中清華大學綿陽分校46萬元,主要建設教室1300平方米,附屬中學1260平方米,門衞室50平方米,水泵房70平方米,以及供電、供水、排水、道路、圍牆、運動場、游泳池室外工程[14]。

“清華大學西南分校”“清華大學綿陽分校”領導體制有,現介紹如下:清華大學西南分校是中央屬三線建設項目,1965年2月26日中共中央、國務院發佈《關於西南三線建設體制問題決定》,該項目項目高教部主,負責統一指揮,統一管理,四川省和中央各部門協助進行。

教育部指派唐敖慶教授擔任清華大學西南分校校長,促進該校建設進程。

地推進這項工作,教育部成立了一個名“651工程辦事處”組織。

該辦事處黨總支書記和主任是解沛基教授,副主任是張靜亞和莊前昭教授。

西南科技大學內,當年清華大學綿陽分校建築清華大學西南分校建設需地方建築材料、地方協作產品、糧食和副食品供應、臨時工,以及其他問題,四川省負責安排。

1964年12月25日,四川省委下發《關於積極支援國家重點建設有關分片掛鈎問題通知》,指出“國家重點建設我省新建或遷來企業,建各專區,其黨關係分劃重慶、成都、自貢三個市委領導,並三個市組織這些企業支援”“樂山、綿陽、温江、雅安地區企業,成都市委領導”[15]。

1968年7月27日,中共中央指派中央警卫团(8341部队)副团长张荣温总指挥工农解放军毛泽东思想宣传队进入清华大学,稳定局势并制止武斗。

工人農民解放軍毛澤東思想宣傳隊進駐清華大學後,學校實施了軍事管制。

軍管期間,清華大學三線分校軍代表中央警衞團(8341部隊)林基玉擔任。

清華大學三線分校下放後, 清華大學綿陽分校中央嚴格要求, 採取了清華大學主、四川省輔雙重領導體制。

清華大學綿陽分校時期, 分校成立了革命委員會和黨委, 革委會主任同時擔任黨委書記職位。

《清華大學志》記載,綿陽分校主要領導名單如下表[16]:保證運行,清華大學綿陽分校還建立了一套行政、教學和科研管理運行機構。

下面有關機構名單整理如下[9]:清華大學綿陽分校公共基礎課教研組共設立了3個,基礎課教研組、計算機教研組、體育教研組。

清華大學綿陽分校總共設立了9個實驗室,分為教學專用實驗室和專業實驗室兩大類。

我們有四個專為教學設計實驗室,是化學、物理、電工和計算機實驗室。

這些實驗室於進行專業實驗教學和科研工作。

此外,我們擁有五個專業實驗室,是通信、雷達、電真空技術、半導體物理與器件以及激光技術實驗室。

這些實驗室負責本專業教學實驗和科研工作。

總裝車間:總裝車間1971年底成立,設分校101大樓三樓西半部。

主要為通信、雷達專業學生提供電子工藝實習場。

機加工車間:機加工車間是分校獨立建制一個單位。

共有4座廠房,機加工、鑄工、鍛工、電鍍和表面處理,車間總建築面積3000平方米。

三線建設期間,清華大學綿陽分校建設起雷達、通信、電真空、半導體、激光和無線電機械結構6個國防尖端專業。

6個專業軍事化管理,教研組設置,設連長和指導員。

清華大學三線分校從西南分校到綿陽分校,人才培養、科學研究和服社會方面取得了辦學成就。

清華大學三線分校培養學生方面取得了卓越成績。

他們提供了多種形式人才培養計劃,包括全日制普通本科生、全日制工農兵大學生和短期專業進修。

這些培養計劃旨在學生提供全面學術和專業知識,幫助他們未來職業生涯中取得成功。

三線分校成績是他們教育質量承諾和學生發展關注結果。

這使得清華大學三線分校成為了一所受人尊敬和學術機構。

1969年戰備搬遷過程中,清華大學1970屆許多畢業生搬遷綿陽,無線電系1964年入學6年制0字班和1965年入學5年制00班畢業生,遷往綿陽學生有三分之一。

這些學生綿陽完成了他們後大學學業,並順利畢業。

1970年6月27日,中共中央批轉《北京大學、清華大學關於招生(試點)請示報告》,1970年秋,清華大學迎來了中國大學招收第一屆工農兵學員,這批大學生直接來工廠、農村和部隊。

當時並沒有全國統一考試,工農兵學員招生是透過地方推薦和學校面試方式進行。

作為例子,清華大學綿陽分校每年招收200300名學生,並提供三年半學制。

清華大學綿陽分校1970年招收首屆學員北京入學,學生包括雷達、電真空器件與物理、半導體和無線電技術4個專業。

其中無線電技術專業留到北京,其他3個專業一年後遷綿陽。

這四個專業招了6屆。

1972年開始,分校學生直接到綿陽入學。

1972年起,增加了多路通信專業。

1974年起,增設激光專業。

1976年,增設無線電機械結構專業。

1976年,入學學生於畢業期間處於分校遷回北京階段,學習時間延長一年,於1980年畢業。

1971—1980年10年中,清華大學綿陽分校培養了6屆工農兵大學生,共計1422人[16]。

開展全日制教學外,綿陽分校進行了多種形式人才培養。

搬遷綿陽後,通信專業繼續招收部隊學員,延續北京時名稱,稱為“抗大班”二期,學制一年半,通信需要進行了系統培訓。

1970年,綿陽分校半導體專業招收了兩個一年制訓班。

1971年12月,清華大學綿陽分校和北京總校自動化系、建工系第一批老工人進修班學員138人畢業,成為清華大學第一屆老工人進修班畢業學員[12]。

另外,綿陽分校開辦了農業機械班,綿陽地區農業發展作出了貢獻。

清華大學三線分校主要事國防尖端技術教學科研工作,科學研究方面具有軍民融合背景。

1962年,經教育部批准設立無線電電子學研究室,清華大學和國防部第十研究院領導。

研究室第十院院孫俊人直接領導,研究和行政工作清華大學無線電系負責,研究任務和經費由第十院下達[9]。

後來,雖然國防部十院歷經集體轉業、集體參軍,到1975年集體轉業成為四機部第十研究院體制調整變化,但第十院清華大學電子領域科研合作歷久彌堅,清華大學綿陽分校時期取得成就。

1969—1978年十年裏,清華大學綿陽分校承擔並完成了一大批國家戰略急需科研項目,取得了科研成果,其中5項成果1978年全國科技大會上獲獎。

我國第一個激光測距儀、第一台可視電話編碼設備、第一套數字通信系統許多一流科研成果誕生於此,清華大學綿陽分校成為我國數字通信搖籃。

主要科研成果有:1971年初,清華大學綿陽分校承擔了靶場引導雷達——黑龍江雷達天線、測距機及經緯儀三項改裝任務。

改裝任務於1976年完成,並酒泉衞星發射基地順利通過地空導彈打靶驗收測試。

該成果使靶場引導雷達作用距離大大增加,我國遠程導彈試驗工作作出了貢獻。

1970年5月,國務院電子振興辦下達了雷達接收系統小型化和集成化研究任務。

達到任務要求,綿陽分校決定採用當時科學技術——微波集成電路。

努力,1976年底完成了符合正在研製殲8飛機要求集成參放樣機。

1976年底到1977年初,通過江西空軍基地試飛試驗,軍方認為效果顯著,滿足實戰需要。

1970年12月,清華大學綿陽分校激光專業成立,組織開展了炮兵激光測距儀研製,並取得成功。

炮兵部隊北京接收了研發激光測距儀並進行了現地測試。

測試結果,因此北京光學儀器廠開始生產這種新型激光測距儀。

這項創新技術1978年獲得了全國科技大會獎項。

1970年,四機部和總參通信兵部下達了研發寬帶數據傳輸終端機任務。

1973年底,230.4kb/s基羣數傳機陽分校研製;1974年初,通過總參通信兵部組織現場聯試,同年總參通信兵部和四機部安排綿陽730廠試生產;1975年完成生產樣機設計定型;1984年這一成果獲電子工業部科技成果一等獎。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