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ve |謊言Lions |1969 |【獅子愛謊言】

1⃣️劇中雪莉這個角色像是瓦爾達本人:一個歐洲導演因受不了萊塢模式下束縛而選擇吞安眠藥自殺。

雪莉拒絕出演這一片段像是瓦爾達自己自己吐槽。

其中瓦爾達出鏡了並換上衣服,像是自己觀眾暗示,是自己萊塢吐槽。

但後二十分鐘瓦爾達我們展示了萊塢文化,這何嘗不是她自己其欣賞呢?電影中雪莉角色像是瓦爾達自己一樣:一位歐洲導演,無法忍受萊塢模式束縛,選擇了吞下安眠藥自殺。

雪莉拒絕出演這一片段像是瓦爾達自己自己吐槽。

其中瓦爾達出鏡了並換上衣服,像是自己觀眾暗示,是自己萊塢吐槽。

但後二十分鐘瓦爾達我們展示了萊塢文化,這何嘗不是她自己其欣賞呢?瓦爾達作品電影和現實以及傳統紀錄片界限,使我區分瓦爾達的敍事方式,整體,他電影具有實驗性。

(若不是結尾後幾分鐘,我這部影片是紀錄片了,我愛瓦爾達~
(展開)

看起來是阿涅斯萊塢但古板且導演受到來資本方干涉創作吐槽,但她同時作為一個歐洲人來到大陸那種好奇心,美國嬉皮士們追求、包容欣賞,想觀察、融入其中。

女人可以同時做幾件事,而且有很多話要説,圍繞一個中心啊!這是阿涅斯.瓦爾達。

本雅明(Walter Benjamin)提到,機械複製時代藝術品失去了其靈魂,大眾生活中變得普遍化。

改寫後內容:
劇情簡介:Viva、Jerry和Jim是三個留著髮型演員,他們住萊塢山丘旁一個租屋處。

他們歡迎了一位來紐約女導演,她準備拍攝一部電影。

以下改寫後內容:

電視播報了關於總統候選人羅伯特·F·肯尼迪遇刺消息,這三位演員他們方式來詮釋這段具有歷史意義事件。

這是一段屬於嬉皮時代萊塢故事。

《獅子、愛、謊言》是一部1969年電影,阿涅絲娃達導演。

影片結束後,阿涅絲娃達讓三位主要演員對著鏡頭表達他們想法。

其中,女主角薇娃Viva表示她原本以為這部電影有,但事實上需要她們自己發揮。

她希望能減少全裸演出,穿著衣服來演戲。

她决定一分钟方式来表达抗议,没有说出任何话语,只是面对着镜头。

薇娃言外之意,隱隱約約地抱怨,那個是剝光她衣服(當一個牀上女人)、她她即興説話動作創作者,安迪沃荷Andy Warhol,她可能以為這個法國來女導演會她個角色,發掘出她表演潛力,哪知道人家只是想用她做安迪沃荷致敬工具。

是,她畏懼地面鏡頭,表達了她抗議。

這種方式安迪沃荷試鏡時是(近距離攝影機拍攝了幾分鐘)。

和安迪沃荷另一位銀幕繆思Joe Dallesandro一樣,薇娃能夠得到青睞原因不是因為演技,他們是否可以算是演員讓人感到可疑。

安迪沃荷之所以有興趣拍攝他們,是因為他們擁有古典萊塢明星美貌,但是,他們散發出一種、氛圍,彷彿可以洞察一切。

這種性格氣質安迪沃荷自身所塑造形象契合。

安迪沃荷散發出一種迷人魅力,這種魅力來於他氛圍。

我而言,這種魅力源於他矛盾事物精心整理。

康寶湯可口可樂這種可見商品搬到藝術殿堂牆上,當成了藝術作品;夢露貓王這種傳奇巨星肖像絹印技術大量生產並抹上豔色彩,反而成為平易近人商品;車禍電椅這種聳人聽聞題材斷複製貼上,變得既衝擊麻木;電影可以紀錄帝國大廈夜裡八個時,可以呈現一個普通男人五個時睡眠,他一種不在乎任性態度去張揚膚、扁平、表象魅力,讓其既通俗,創造出一種幻覺。

她地注視着鏡頭,表達了她。

這使得每個人能接觸並擁有這些藝術品,受到時空限制。

阿涅絲娃達運用電影,這種機械無所滲透進現形式,刻意向安迪沃荷致敬,一方面效法他覺方式,去紀錄日常生活中非戲劇性,同時其中找到一種張力(某個參與過安迪沃荷工廠派來人形容:那兒有戲劇上演,但和你自己家中情景無二致);一方面了他喜愛女演員薇娃,加上當時嬉皮文化代表音樂劇「毛髮」Hair文字創作者Gerome Rogni和James Rado,合演這段三人行戀情,創造出一種展覽式商品,讓觀眾於影片所描繪如實境秀生活細部,產生奇特遐想。

那樣遐想安迪沃荷企圖招攬販賣大眾,一種成名注視幻覺。

莫內睡蓮可以翻印成絲巾圖案隨人纏頸上,當生活日用品可以毫無地陳置美術館展場中央,當名流吃喝拉撒睡攝影機拍下來剪成電影,我們市井小民可能帶到一種距離感打破錯覺中,以為自己人生有戲劇、以為自己會地觀看、以為自己能一步登台成為明星。

阿涅絲娃達自己電影擁有一個名字,Lions Love。

然而,美國這個片名進行了一些修改,變成了Lions Lies。

Lions一詞早期用來指代萊塢明星們,而Love代表了電影中愛,這部電影描述了「張開雙眼看見夢幻現實」。

這兩個詞結合意味著,那些傳奇萊塢明星,於普通人們,像是一個無法擺脫錯覺(像謊言,展現是現實)。

娃達地善於抓住時機,他運用了一個元素來增強名流幻覺 – 死亡。

死亡事件帶來了心理冲击,它同时象征着名流明星存在,呈现出了正反两面矛盾(死亡和永生看似对立,但死亡可能成就人价值)。

这一事件使得任何人能够其中找到名流明星共鸣(死亡是每个人有自己理解和评价主题)。

1968年6月3日,安迪沃荷亲身经历了一次致命枪击事件,这彻底改变了他创作生涯。

而两天后,加州民主党总统初选期间,政治明星罗伯特·甘迺迪暗杀身亡。

当时,电视台播放相关画面,死亡放大了名流生活幻觉。

電影《獅子、愛、謊言》中,主角娃達找來了一位紐製片女導演雪莉克拉克飾演自己,描述了她追逐夢想過程中失去希望故事。

她設計了一個自殺事件,其中兩次槍擊場景展現了死亡面貌──一個光明而結局。

這個場景展示了一位自信女導演,她掌控著電影製作過程中,運用鏡頭和編輯來表達她觀點。

一個餐廳窗邊,三位西裝筆挺男人討論著導演和片廠之間權力爭奪,其中爭議點是誰有後期剪輯權利。

接著,畫面轉到了男女主角三人裸體面窗外洛城景色,這一場景旨在揭示美麗幻境背後現實。

延伸閱讀…

獅子、愛、謊言- 開眼電影網

獅子,愛,謊言_百度百科

娃達前後稱地引用安迪沃荷電影《鬍子》The Beard,改編自Michael McClure描述珍哈露Jean Harlow錯亂於自我與明星形象劇作,失神、性感挑逗、叨叨絮絮,正如萊塢電影擾動,每個觀眾腦中幻覺,試圖跨越凡俗與神性Divinity之間距離,誘使人無謂監禁中,想像著化身神可能。

於是她提出疑問,(電影)藝術應該是呈現現實或是扭曲美化現實?鏡頭前那個演員裡面有多少是自己,有多少是創造自己?女導演説,我有時候搞不清楚自己是演一部電影,還是導演一部電影?娃達毫不介意讓電影中演員對著攝影機後自己講話,刻意讓自己看似小心入鏡,還不得已地走到鏡頭前演戲,意在破除觀眾眼前幻覺。

植物、鮮花、支柱、砌磚、人形玩偶、攝影器材、情感與家居生活、劇情片紀錄片,雖然明顯存,但透過交錯融合手法,使得界線花樹、牆柱、鏡頭捕捉到人物和時代事件之間變得模糊不清。

人直視著現過每日複生活,總需要閉上眼睛尋求幻想慰藉,説家杜亞美Georges Duhamel地認為電影是「一種需要集中精神、需要任何才智景觀,不能人心中投下任何光芒,不能喚起任何希望,唯能挑起一個可笑念頭:有朝一日洛杉磯成為一個『明星』。

儘管現很少人會這位一輩觀點,但電影藝術以其幻覺製造能力和引導力量,讓觀眾自己沉浸明星夢想之中。

嬉皮運動巔峰時期,人們渴望著愛和平,總是尋找一種幻覺存在。

這種幻覺像是卡普拉1937年電影《西藏桃源》中香格里拉,一個隱藏世界邊緣理想地。

阿涅絲娃達透過這部作品,受到安迪沃荷啟發,探索了每個人想要成為名人並獲得15分鐘幻想。

她搖擺著萊塢夢境,同時試圖揭示這種幻想根源和現實基礎。

她討論了創作者如何面資本主義現實,以及觀影者試圖逃離現實努力。

同時,她探討了電影中應該包含多少比例現實元素。

娃達1968這個風起雲湧年份(一月布拉格春、四月金恩博士遭暗殺、法國五月風暴)看似無風無雨萊塢,刻意激起電影裡可能產生顛覆震盪,要裂隙中,找尋幻夢現實之間可以揭露迷離重疊。

影片拍攝結束後,阿涅絲娃達讓三位主要演員透過鏡頭表達他們想法。

薇娃Viva,女主角之一,感到有些生氣,因為她原本以為這部電影會有,但事實上需要她們自己發揮。

此外,她希望能夠減少全裸演出,而是穿著衣服來進行演戲。

然後,像是要表達抗議,她決定什麼話説,面對著鏡頭靜默一分鐘。

薇娃言外之意,隱隱約約地抱怨,那個是剝光她衣服(當一個牀上女人)、她她即興説話動作創作者,安迪沃荷Andy Warhol,她可能以為這個法國來女導演會她個角色,發掘出她表演潛力,哪知道人家只是想用她做安迪沃荷致敬工具。

她地注視着鏡頭,表達了她。

延伸閱讀…

獅子、愛、謊言Lions Love (1969)

《獅子、愛、謊言》將安妮華達擅長的半虛構、半紀錄拍攝手法 …

這種表演手法安迪沃荷試鏡時出現(這鏡頭持續了幾分鐘)。

像安迪沃荷另一位螢幕搭檔Joe Dallesandro一樣,薇娃引起人們關注並不是因為她演技,而是因為她是否是一位演員讓人感到懷疑。

安迪沃荷之所以想拍攝他們,因為他們有著古典萊塢明星美貌之外,是,他們有種彷彿可以一眼看穿,朦朦朧朧、虛無飄渺性格氣質,和安迪沃荷自我塑造形象一樣。

我覺得安迪沃荷魅力於他那種不可預測神秘感,而我,這種神秘感源於他矛盾緻思考。

以下是改寫後內容:

康寶湯和可口見商品擺放在藝術展覽牆上,作為藝術作品展示。

夢露和貓王傳奇巨星肖像絹印技術製作,並且添加了豔顏色,反而成為了親民商品。

車禍和電椅具有衝擊性主題大量複製並呈現,使人們產生麻木感。

電影可以記錄帝國大廈夜景,可以展示一個普通男人五個時內睡眠情況。

他一種無憂無慮態度展示著自己肌膚、扁平和外表魅力,讓人既有感,創造出一種幻覺。

以下是改寫後內容:

這本雅明所稱機械複製時代藝術品,失去了時空感和氛圍,走向了大眾生活,讓每個人能鬆接觸並擁有。

阿涅絲娃達運用電影來表達自己創意,並以一種方式向安迪沃荷致敬。

她效法了沃荷直觀方式,將日常生活中非戲劇性片段紀錄下來。

同時,她參與了安迪沃荷工廠派,這裡氛圍有點像戲劇,但和家中情景完全。

此外,阿涅絲娃達因為喜愛女演員薇娃和當時流行音樂劇《毛髮》(Hair)創作者Gerome Rogni和James Rado而參演了一段實實三人戀情。

這種展覽式方式讓觀眾影片中看到生活細節,並產生了一些奇特想法。

安迪沃荷企圖吸引人們,讓他們名利販賣產生遐想,這種幻覺迷惑著大眾。

莫內睡蓮可以翻印成絲巾圖案隨人纏頸上,當生活日用品可以毫無地陳置美術館展場中央,當名流吃喝拉撒睡攝影機拍下來剪成電影,我們市井小民可能帶到一種距離感打破錯覺中,以為自己人生有戲劇、以為自己會地觀看、以為自己能一步登台成為明星。

阿涅絲娃達她自己這部電影取了個片名,Lions Love,後來美國加了個壓頭韻(…Lies),Lions獅子們是早期萊塢明星代稱,而Love愛電影中描述,「是眼睛張開看見夢境」,兩者合一暗指著,那些傳奇萊塢明星,是世間凡俗人們盲目著迷而無法自拔幻覺(如謊言,顯現是現實相反面)。

娃達地抓準時機點,運用了另一個安迪沃荷作品元素:死亡,來強化這層名流幻覺。

名人死亡事件引起心理上震撼。

這種震撼帶來了正反兩方面矛盾,因為死亡與背道而馳,但同時死亡可能成就名人形象。

此外,任何人可以這些死亡事件中找到與名人之間聯繫,每個人於死亡有自己理解和評論。

例如,1968年6月3日,知名藝術家安迪沃荷遭遇致命槍擊,這場事件徹底改變了他創作生涯。

幾天後,加州民主黨總統初選中,政治明星羅伯甘迺迪遭到暗殺身亡。

當時,電視台重播這些事件相關畫面,這些死亡事件放大了名人生活幻覺。

《獅子、愛、謊言》電影裡,娃達找來了紐約立製片女導演雪莉克拉克Shirley Clarke飾演自己,經歷一段到萊塢逐夢後幻滅過程,並設計了她自殺事件,那兩場槍擊做比,展現出死亡有著光面無聲暗面兩樣處境。

而這個有著娃達自我投射女導演角色,開啟電影另一個面向,那是幕後掌握著機械資源、可以操縱影像內容片廠闆製片人,娃達帶著諷刺地用鏡位構圖,呈現三個西裝筆男人,爭論著是導演是片廠擁有後剪輯權,接著畫面一下子跳到男女主角三人裸體,面對著窗外洛城景緻吃飯,要彰顯出所有美麗幻境背面,有著沈重現實。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