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祖的英文名字 |的諧音英文名字 |【念祖英文名】

名字含義:Zuzanna [zuzan-na]作為女孩名字是希伯來名字,Zuzanna意味“莉莉”。

Zuzanna是Susannah(希伯來語)變種形式。

相關聯:lily(flower)。

薩珊娜是一個波蘭和拉脫維亞名字。

它意思是“光輝”。

這個名字文學作品中用來代表異國角色。

改寫後內容如下:

英國公主安妮她女兒取名為扎拉。

這個名字意思是:Zoey [zoey]是一個派生自希臘語女孩名字,代表著「生活」。

Zoey是Zoe(希臘語)另一種拼寫方式。

但是,這種看似地追求美國夢行,還是改變移民所面臨現實。

這是ZOE變體。

[千代英文名]提供免費專業中文名轉換英文名服務。

我們使用中文拼音諧音方式,您訂製一個美觀英文名字。

您可以在線上使用我們服務,免費翻譯您中文名字為英文名字。

“”第一個字起英文名,您可以查看
S開頭全部英文名

此後,美國經歷了一場文化鉅變。

過去短短十年裏,美國社會大力呼籲泛的文化多樣性、包容性和代表性。

美國,許多亞裔人士,包括知名創意人和名人,現在面臨著個人姓名問題。

美國公民及移民局說法,19世紀初第一波移民潮以來,亞裔人開始使用英文名字,這種做法歐洲移民類似。

這個話題成為了美國國內熱門議題之一。

改英文名原因有很多,其中一條便利性。

英語母語者發非英語化名字,而許多移民來説,取一個“美國”名字。

有商業方面原因:移民來生意人覺得英文名顧客有吸引力。

移民局檔案裏記錄了多年來無數個改名案例。

1971年,一位名叫Simhe Kohnovalsky俄羅斯移民希望名字改为Sam Cohn;一位战时难民Sokly Ny,1979年红色高棉统治时期逃离柬埔寨,后来借用口香糖“bonus pack”说法,名字改为了Don Bonus。

美國移民歸化局任職歷史學家瑪麗蓮·史密斯2005年一篇論文中提到,任何能靠近美國夢改名行為,會看作是一個選擇。

改名理由有很多,有政治方面,有實用方面。

Tanaï説:“整整一年,我名字叫Tony,我喜歡,這不是我名字。

亞洲人踏上美國國土第一刻飽受妖魔化、剝削和歧視。

移民歸化,包括取新名字,是一種生存手段。

早期華人移民美國遭暴徒迫害致死,而美國社會反華情緒高漲1882年到1943年期間,美國政府全面禁止華人入境。

“黃禍”意識形態之中,東亞人描繪成危險入侵者。

二戰期間,有一群12萬名美國日本人送進集中營,其中大部分獲得了美國公民身份。

一篇1999年美國《名稱》雜誌文章,這些人表達他們愛國情懷和確立自己美國身份,改用了美國名字。

改寫後內容:”Makoto變成了Mac,Isamu縮寫成Sam”。

亞裔美國人和亞洲移民研究者凱瑟琳(Catherine Ceniza Choy)指出,19世紀和20世紀,亞洲人貼上貶低標籤,認為是”下”、”骯髒”和””存在。

她認為,想要融入美國社會意味著要充斥亞裔性種族主義環境中生存下去,並承受對”亞洲差異”攻擊。

《勞動經濟學》雜誌美國人口普查數據顯示,1900年到1930年出生移民(包括所有移民,不僅是亞洲移民),86%男性和93%女性取了“美國名字”。

如今,一個世紀過去了,第三、四代美國移民普遍沒有亞裔名。

此後,美國種族對立局勢有所緩解——不過,亞洲和非英語名字受歡迎,認為奇怪,或淪為使用笑柄。

例如,2013年,一家電視台報道韓亞航空墜機致死事件時,韓國飛行員名字來搞。

2016年,緬因州州長用噴嚏方式給一位邱姓華人男子帶來。

2020年,蘭尼學院一位教授要求越南學生Phuc Bui Diem Nguyen名字改成英文“避免”,理由是Phuc Bui“英語中聽起來像侮辱性詞彙”。

這樣例子不勝枚舉。

亞裔美國人適應自己本族名字,面臨各種形式歧視。

比如,Chloe Wang2017年出道後,受到質疑,於是她社交媒體上宣佈改名字。

她社交媒體上寫道:“我改了姓,但改變不了我是中美混血事實,改變不了中國生活過,會説普通話,改變不了我美國和中國雙重文化背景下長大。

延伸閱讀…

念祖的英文名字

念祖

 這意味着我得付出代價,萊塢種族歧視,我姓讓他們感覺,會我角色演。

凱麗·瑪麗·陳是一位《星球大戰》女演員,她公開談論過她歸化困難。

這個過程中,她不可避免地內化了種族歧視言語。

她文章中,她表示:“我父母那些話讓他們感到需要放棄自己名字,並改成一個美國名字,無論是Tony還是Kay,只要發音相似,可以將文化痕跡完全抹去,這讓我感到痛心。

你們眼中我是Kelly,但我是Loan。

”討論放棄或修改原名所造成潛心理創傷,成為一個話題。

這些討論中,有人提到名字並不僅是一些字母、音節和組合,於亞裔美國人,名字承載著他們語言、文化和種族身份元素。

Tanaïs是一位美籍孟加拉人,同時是一位作家和美妝香氛品牌創始人。

她原名是Tanwi Nandini Islam。

她父母是孟加拉移民到美國,他們她取名時用心。

Tanwi梵文中有很多意思,其中一個含義是“一片草葉”。

Nandini意思是“女兒”,是女神杜爾迦另一個名字。

Islam代表了家族穆斯林背景,意思是“和平”。

她現在名字Tanaïs是這三個名字前兩個字母組成。

Tanaï説道:“能有一個文化含義如此名字是一件了不起事情,我祖先到我這一代,我這些意義總和。

”但是,她時候,沒人知道Tanwi發音,會主動問。

Tanaïs記得老師有沒有念過她名字,記得一年級時一位老師覺得Tanwi太難念,直接Tony代替。

Tanaï説:“整整一年,我名字叫Tony,我喜歡,這不是我名字。

延伸閱讀…

念祖”的諧音英文名字

強念祖的英文名

當時我心情,但是我覺得自己誤解了,性別混淆了。

我要說是,Tony是一個男孩名字。

”介紹時候無意唸錯人名字是可以理解,但是如果因為奇怪或複雜排斥別人名字,像Tanaï老師,説“你別人來説並,你受接納,”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教授凱瑟琳説道。

如果一個亞洲人名字發音或拼錯了,並且因此受到質疑,要求簡化名字或改名話,這會他們心靈造成。

名字是一個人存在、本質和歷史體現,如果他們堅持這樣做,於否定了你價值。

研究進一步證明了這個問題普遍性。

2018年一項關於美中國學生調查發現,起英文名中國學生自尊心不強,可以進一步推測他們指數和生活指數。

然而,該研究提出警告稱,這可能是一種相關關係而不是因果關係。

例如,自尊心人願意改名,就算名字會帶來恥辱,會受到太大影響。

2012年,加州研究者展開了另一項關於少數族裔學生調查,結論是:許多有色人種學生基礎教育階段因為名字遭受過文化侮辱。

當孩子名字學校中錯誤讀取或修改時,這可能他們名字、思想、所指和含義產生否定影響,進而他們身份產生否定作用。

吳彥祖(Daniel Wu,1974年9月30日—),香港電影演員,出生於美國加利福尼亞州阿拉梅達縣伯克利市,畢業於俄勒岡大學。

1997年前往香港後,吳彥祖開始了他電影以及兒工作。

他2004年金馬獎中《警察故事》中出色表演赢得了最佳男配角奖。

紧接着,第26届香港电影金像奖上,他获得了晋导演奖,这是因为他《四大天王》中表现。

2005年,尹子維、陳子聰和連凱组成了‘港版F4’组合Alive,并推出了单曲《阿當抉擇》。

吳彥祖2015年參演了AMC電視劇《荒原》中主角Sunny,而他好友馮德倫擔任了該劇執行監製。

吳彥祖出生於加利福尼亞州伯克利,並奧林達地區長大。

他父母是移民到美國華人。

他看到李連杰主演電影《少林寺》後,武術產生了興趣,並11歲時開始學習中國武術[4]。

成龍是他童年模範[5],目前吳彥祖“當成自己兒子”[6]。

北京學武期間他結識了同門師兄吳京。

吳彥祖加州奧克蘭海德-萊斯學校讀,後前往美國俄勒岡大學攻讀建築系。

大學期間,他創立了俄勒岡大學中國武術學會,并擔任了第一任教練職務。

這段時間裡,吳彥祖參加了電影製作課程和去戲院觀賞電影。

他黑澤明和盧·貝松作品印象,並稱他們「具有遠見人」。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