諮商心理師張璇 |家人突然得了重病是什麼感覺 |該如何面對 |【親人突然病重】

我經歷了一個驚心動魄夜晚。

那是一月十八日深夜,突然接到家裡電話,告訴我媽媽罹患了急性心肌梗塞,需要抢救。

當時,我感到天塌地陷,腦袋一片。

淚水地流下來,但是,我上學城市離家。

我匆忙打了一輛計程車,花費了九百元,趕到了醫院。

我一路上祈禱,直到我們抵達醫院急救室,媽媽活著,我當時感覺上帝我。

然後我守媽媽床邊,不眠不休,盯著她身旁監護儀。

我手觸摸著她腳,感受著她脈搏節奏,心裡於感到安心。

第二天醫生談話,問手術事情,知道媽媽不是心梗,而是主動脈夾層A型,一個我聽過病,死亡率。

醫生表示手術成功率並,因此我們需要做好面可能財務和人生改變心理準備。

而且他們目前進行這項手術,建議進行保守治療一週,然後進一步觀察,但這一週等待可能會面臨夾層破裂風險。

這段日子裡,我感到過,看著媽媽眼神,爸爸流淚樣子,我只能獨自一人躲進醫院洗手間裡放聲大哭。

醫生告訴我們,我們需要前往上海進行手術。

於是當晚,我們帶著媽媽匆匆來到了上海,簽署了各種病危通知書。

第二天,醫生進行了手術。

我這樣,媽媽於能夠痊愈了。

然而,手術結束後,情況並沒有改善。

這是一個困難情況,家人面對缺血缺氧性腦病帶來挑戰。

兩個月時間,病人昏迷不醒,需要持續重症監護室接受治療。

家人支付醫療費用花了50萬,但於媽媽只有農保,所以能夠報銷金額。

這個情況令人心痛,家人需要面對不僅是患者狀況,有財務壓力。

他們需要尋求各種方式來籌集資金,支付醫療費用和保證病人繼續接受所需治療。

儘管面臨著這麼多困,家人全力以赴地支持著病人。

他們希望能夠找到資源和支援,以便為病人提供治療和護理。

這個故事告訴我們,面逆境時,家人支持是無價。

這個時刻,我們應該,共同努力,為那些需要幫助人提供支援和關懷。

不僅如此,爸爸右半身無法動彈。

我正在接受治療,每天花費三千元,父親告訴我這個療程需要一個月,但當我醒來時,我們放棄治療,因為家裡沒有錢了。

而我每天昏迷不醒,母親照料我身體,她地和我說話,或者拿著我CT片到處找醫生,閱讀關於這種疾病相關文獻和護理知識。

這是我經歷。

至於什麼感覺呢,恐懼無助到抱着希望到失望到絕望到現在麻木吧。

媽媽生病前,我想着自己畢業了可以工作了可以帶爸媽享受晚年生活了,我想着戀愛想着買房。

現在什麼不想了。

感受人生是,且沒有人可以感同身受,但是希望樓主挺住。

加油我班上接到母親哭喊電話:你爸發病了你快回來啊,我當時覺得多,可能是糖尿病血糖高了,因為以前體檢什麼病史了。

我到達家中後,得知有救護車他送往醫院。

我心裡有些,但當我看到他睜開眼睛後,心情突然了下來。

他告訴我一些關於抽搐和昏迷感受,這些我是新奇。

然而,我有些生氣,因為救護車上告訴我他血糖飆升到了27.2,我埋怨他什麼會忘記注射胰島素。

我去做了CT和血液檢查,我來這里時候心情有些。

因為我查了一下,高血糖可能會引起抽搐,結果顯示確實如此。

然後急診醫生和我媽媽説,腦幹附近有陰影,我懵了,我媽抬頭看了看我,沒一會出去打電話,急診醫生我説會會有醫生過來下定論,我勸你們轉院去醫院,當下我不想聽他説話,我轉身去爸牀位看他。

他躺在那裏,手裏拿着一瓶農夫山泉有一下沒一下喝着。

我木然,但留有一些幻想,他問我怎麼了,我説事,報告有一個時才能去取。

會診醫生來了,他地告訴我,我們需要轉院進行手術。

我媽媽旁邊,我感到頭腦一片空白,不想讓眼淚流出來,但無法克制。

我走出去找她,告訴她結果出來了,她需要去找醫生,而我繼續留在爸爸身邊。

爸爸問我怎麼了,我告訴他可能需要轉院。

我急診醫生叫去時,他問我發生了什麼事情,什麼你媽要問一次,你們這個病情有什麼感覺,這是一個情況,你們了解嗎?我點了點頭,轉身時候聽到醫生和護士討論我是否上學,雖然我畢業三年了,但這有什麼關係呢?回到床位,我注视着我爸爸,眼泪突然涌出,我第一次觉得口罩太好了,眼镜太好了,帽子太好了。

我妈妈回家准备去上海,离开了病房,我只能抱紧胸口,低下头,默默地流泪,我妈妈走出室外,看到我哭泣,她忍不住哭了出来。

一位亲戚陪同他们一起去了,我嘱咐他们要照顾家里,时候没有敢告诉爸爸我要到15号回家。

现在是6月14号,晚上十点半火车票,九点时候厨房吃饭时突然下起了大雨。

我站起身望着院子,以前觉得下雨只是一件事情,但现在看着看着眼泪流了下来。

這幾天獨自在家時候,會突然間歇性哭泣,看到或者想到開心事情,沒到一會會內心淹沒。

我送走他們,這次説了見。

轉身時候嘴角下一撇,哭了出來。

我本來打算這個月提辭職考公,但現在我意識到這份工作我了。

我需要錢支持。

昨晚,媽媽找我聊天,她告訴我她手術危險,即使移可能變成植物人或癱瘓。

她問我是否有意識到自己需要承擔責任,我回答她我有這樣意識了。

只要人活著,什麼有希望。

他現在獨自一人,能照顧自己生活起居。

我沒想過這樣情況會發生我們家裡。

過去,我自己是獨生女感到自豪,因為家庭資源集中我身上。

父母之間感情,我爸爸愛我。

我成年後,他會稱我公主,有時會催促我去相親,或者我不想工作時敦促我去找事情做。

有時他會動手打我,但會和我討論揚州八怪,一起分析《紅樓夢》。

我們會一起看馬,晚上會和我媽媽一起院子裡跳交際舞。

我希望他能手術,。

16號他們回來了,會過診了,專家號,我希望寄託這個主任醫師身上,爸媽他們回來,他我爸一歲,但看着青年人一樣,61歲,説慎,説會努力開掉。

但牀位張,要兩週。

這是辦法事,然後他們回來了。

我有些擔心我注意到他時候會發作,17號我和領導銷了,去上班,我八點到達食堂,拿了兩片餅回到辦公室吃,看到我媽媽發了一條微信,醫院醫生助理他們發了一條信息,要他們明天早上去醫院辦理住院。

我有些迷茫,但感到開心。

回辦公室吃完了餅,買好了車票和賓館。

繼續請,我感謝我們人事領導,w姐,她和我聊,和我説雖然我們家沒什麼存款,但一兩萬是可以。

雖然我可能會要,但聽到這話當時眼眶是了。

剛才我和媽媽談話,她告訴我爸爸狀況並表示他處於危險期。

我并非是一个多面女郎,不是拥有多重人格心理学研究对象。

我本想詢問多細節,但媽媽看起來心力交瘁,希望談了。

她告訴我下週才能出ICU。

我目前康復中心陪著爸爸,他情況讓我感到過。

醫生安排了兩晚雙人陪護,表示重視。

我現在11:40然後打電話護工請她鼻飼關掉,因為明早要抽血,需要空腹。

7月9號媽媽通知我醫生説下週一可以從重症出來,到時候直接轉院去康復中心,icu呆了整整兩週了,確實不能拖了,我怕他後站起來。

週日到上海,天。

今天和朋友説,鄉,怕我看到他哭,怕他瘦了,怕他狀態,怕他哭。

結果看到人哭了,他哭了。

整個人瘦了,一瞬間我沒有認出來。

我準備了一肚子話,想第一句應該是,“家裏紫薇開了”這種聽上去有希望話,結果張嘴,一張嘴哭腔,只能説爸爸我這裏我這裏我這裏,複。

他右邊零肌力,上肢能感覺有人碰他,下肢什麼感覺沒了,感覺,説話含混不清,視力和意識可以。

我今天學到了一個詞,叫做ICU綜合症。

這種症狀像是重症病房待了時間後,人會變得像老年痴呆一樣。

今天我和爸爸聊天時,我開玩笑地他說,「爸爸,你眨眨眼吧!」他眨了兩下,我覺得開心。

爸爸重症病房待了十四天了,他臉上有一些血跡…只能説爛屁股我現在求別,生命可以維持下去,能走動,不然精神狀態太差了,以前多一個人吶,口頭禪是你聽我跟你説,現在言語障礙。

以前每天早上修剪家裏搞院子花草樹木,現在行動唉。

我感激醫保幫助,報銷了80%費用,實際收費我預想多。

儘管結果符合我期望,但人事部門告訴我工資六月扣減一天,提醒我要小心點。

領導問我只請了一天假,我繼續請了十天。

我知道這可能會被扣減工資,但我和人事部門關係改善了。

每次回家,我感到有一些背叛了我媽。

我讓她一個人上海待醫院裡。

今天她微信上告訴我,我爸爸眼睛有問題,他看東西會出現重影,所以會盯著我看。

可能是他焦點,希望能找到解決方法。

我爸爸是一位職業畫家,擅長繪畫建築和花草國畫。

現在回想起來,這一種諷刺情景…但能保住命我知足,現在看肺炎點,中途不要發燒能脱離危險。

還是希望他能站起來走路,胳膊能動,能夠基本日常生活。

以往多一個人啊,文藝工作者,風度翩翩。

我接到媽媽電話,她讓我幫她做一些事情。

我當下地答應了她。

她告訴我爸爸拔掉了食管,而且他不肯吸痰,願意讓人拍背。

連去吸氧十分鐘他不肯繼續,她說爸爸要回家去死。

我媽媽心力交瘁,對爸爸發雷霆,咒罵他,讓他去死。

我搖頭,她站病床旁打電話。

我爸聽得到,我她說我不能失去你們。

她回答說:「你爺爺奶奶不在了,你爸過得,我像個孤兒,你自己是孤兒,關係!」我心碎成千萬片,我跪倒地,沒有哭出來。

以前,我知道他癱瘓時,我沒有哭,我以為我眼淚枯竭。

今晚第一通電話打完,我跪地上哭了一分鐘,起來去做晚飯。

第二通電話我和爸爸講要配合,説了一大堆話,剖了一大片心,我和他説家了,我一個人在家,我説我愛他,不能接受沒有他,説到後崩了,電話那頭他哭了,他一字一頓的説,爸爸會堅持。

那是他説一句話,我打這一段哭,當時他説完,我哭出聲了,他説他愛我,我媽旁邊哭了,和我説你哭了,然後掛斷了電話。

我知道他能堅持多久,我知道我眼淚,我們感情能讓他堅持多久,我慶幸我能讓媽媽我垃圾桶傾瀉負能量,但我找不到人去説我崩潰,只能上知乎來匿名寫這些,現實有很多朋友關心我,但我知道就算我和他們説多,她們會懂我,會擾該怎麼回覆我,我不如來這裏。

六月份回顧時,他能夠行走、微笑和說話,我這一點記錄下來,以便下次寫作。

然而,三個多月過去了,我母親無法繼續支撐下去了,於是她十月十五日回家住院。

她吞嚥問題困擾著她,這三個月裡反覆出現,餵食訓練過程中出現嗆到肺部導致肺部感染情況。

一段時間努力,康復期延了一些,但三個月努力帶來了一些效果,終於能夠坐著四個時車回家了。

公立醫院裡,住院是有時間限制,只能住15天,這部分費用可以報銷。

如果想繼續住院,則需要選擇私立醫院,我們轉到了附近私立醫院進行後續治療。

延伸閱讀…

家人突然得了重病是什麼感覺,該如何面對?

面對親人罹患急重症身心應如何調適

我有超過十年經驗性別議題、親密關係研究和婚姻情感諮詢方面。

我專注於伴侶諮商、婚姻和家庭關係,以及失落療癒。

作為一名管理顧問公司心理諮詢顧問和企業講師,我專注於幫助人們解決婚姻和家庭問題。

此外,我是一位媽媽媒體專欄作家,時報兩性版上發表文章。

,我出版了六本書,包括《愛情趴趴走》、《我喜歡你喜歡我》、《這麼傷》和《聖戰》。

現在我想談談獨居生活重要性,以及如何獨居情況下過得充實和。

獨居可以人們提供獨立和空間,讓他們有多時間和精力去發展自己興趣和。

這是一個機會,讓我們地了解自己、發掘自己潛力,並探索自己處。

獨居日子裡,我們可以嘗試事物,例如學習一門語言,開始做運動,或者學習一項技能。

這些是讓我們充實生活方式,同時能讓我們獨處時感到開心和滿足。

此外,獨居是一個反思和成長機會。

獨自一人時候,我們可以地思考自己價值觀、目標和生活方式。

這種反思可以幫助我們地了解自己,並做出決策來實現我們目標。

獨居並意味著孤獨。

我們可以建立和保持與他人關係,這可以通過社交活動、與朋友和家人聚會、參加社區活動方式實現。

這些人際關係可以我們帶來和支持,同時提供了一個平台,讓我們分享和交流我們生活經歷。

總而言,獨居可以是一個和充實生活方式。

它讓我們有多時間和空間去發展自己,同時提供了一個反思和成長機會。

是,我們要善於利用這個機會,並獨居生活變成一段有意義且旅程。

-諮商 安寧病房病友們年紀有下滑趨勢,會看到三、四十歲病人,地走向生命。

這些住民,往往有著年紀孩子。

身關懷師,我會擔心孩子準備好了嗎?但是問到病人或家人回答往往是:「孩子,什麼懂。

「那孩子知道爸爸生病了,可能不能陪伴他們了嗎?」我問道。

家屬不語,然後有人回答:「他們看得出爸爸情況,知道吧!」我問:「那麼,你們認為如果有一天他們爸爸突然離開了,他們會嗎?」”沒辦法,我們只能接受現實,後應該會適應。

” 家人地回答著。

他們怪罪,因為他們照顧病人,還要照顧孩子和工作賺錢。

這個困境中,他們無法避免地深陷於失去伴侶悲傷中,同時需要關心孩子情緒。

但是,孩子其實並沒有那麼懂他們看到媽媽半夜擦著眼淚,看到爸爸模樣、睡覺時間。

孩子其實比我們想像堅強懂事,所以他們選擇問、哭;即使他們深深陷在哀傷確定恐懼之中,但他們著媽媽淚水和爸爸。

那麼,此時此刻我們,是否能夠關注到一點點孩子惶恐不安與不知所措呢?孩子需要,只是成為這個家一份子,排除在外。

是否,我們能鼓起勇氣,孩子解釋爸爸怎麼了?媽媽什麼過得哭了?我們是否能夠讓孩子參與照顧生病爸爸?他們可以幫助爸爸吃飯,唱一首新學歌爸爸聽,或者幫助按摩爸爸痠痛腿。

他們是否有機會哭泣?是否可以讓單身爸爸訴説自己擔憂和害怕?他們害怕失去爸爸,但他們會表現出堅強,並照顧媽媽。

生命結是無法預知,但我們可以做好準備。

我們應該即時身邊人道謝、表達愛意、道歉和告別,以免有所。

孩子們往往用言語表達自己情感,但我們可以鼓勵他們繪畫生病父母製作卡片,或者透過角色扮演方式引導他們表達自己感受。

我雖然身為兩個孩子媽,希望孩子能。

但我並覺得,要他們生命有一個夢幻想像。

讓孩子認識生命是有終點並沒有想像中可怕;相反地,可以讓孩子懂得、懂得把握當下。

我們感到害怕原因是因為我們於死亡感到恐懼,這使我們前進,去愛、繼續追求、活出自己。

2013年某個週末,我和一群同學一起回台掃墓。

當天中午,我們一家餐館享用了一頓午餐。

我先行離開,因為我需要去看牙醫。

而我午睡時候,我做了一個奇怪夢:夢見我自己携帶著老公骨灰坐上了一架飛機。

他回到家後,關上陽台門時候小心摔倒大理石地板上,造成了頭部受傷,需要緊急送醫。

我不想回想整個過程,他三家醫院住院了七個月。

感謝建中同學們大力支持,他得到了VIP待遇,七十幾位同學前來探望他,這讓他非常感激。

過去腰椎腹腔引流管(LP shunt )喪失功能,同學大力幫忙下,老公進入開刀房,醫師操刀,為老公裝了頭部腦水引流器。

我回到關渡後,告訴回台照顧我兒子人:「這菜煮好了,他醒來了⋯⋯」我們住我妹淡水公寓,這樣我們可以地接受附近復健治療。

後來他吵著要回美國,先回兒家,那時他能社區散步,他吵著要回亞歷桑納州優馬家,整理出售中,室內空無一物,但是回家前乾兒女送回他要捐出傢俱,他們認定我們會再回來,回到家冰箱滿滿,廚房用品,睡牀備好了,呀!有這麼乾兒女,遠親不如鄰,感謝他們照顧。

我們繼續經營絲花生意,有天發現老公腦部受傷左眼視力欠佳,我們決定退休。

退休後因為老公情況,我做什麼規畫,但是有人我唱讚美歌説我做什麼就像什麼,梅莉史翠普説:「轉變能力是美貌有用名片。

我并非是一个多面女郎,不是拥有多重人格心理学研究对象。

延伸閱讀…

諮商心理師張璇- 家人生病時的危機處理與壓力調適

面對重病家人,孩子也需要好好道別

我护理工作中,我要求自己保持,保持自信和美丽。

因为我有着兴趣和求知欲望,我学习,探索我基因和智慧,这是上帝父母给予我恩赐。

尽管我原本是一份让人焦头烂额工作,但我每天写小品文,内容包罗万象。

我抽出时间玩缝纫机,制作衣服,地拍摄,摆弄着自己缝制或改造衣服,用来送给他人,成为一位美丽动人“麻豆”。

六年前,我丈夫退休时受伤,导致语言能力有所受损,但其他方面生活能够自理。

然而,2019年COVID-19疫情爆发后,他脚力突然退化,行动变得困难。

帮助他,我申请了一台助行器。

夜晚,他会醒来使用助行器去上厕所,但由于他无法对准目标,他开始浴室门口撒尿,我带来了困扰。

我找到一個打掃阿姨,她每週來我們家幫忙打掃房子和擦地板。

這樣我有時間做其他事情了。

然而,有一天晚上,我先生電話吵醒了。

他聲音熟悉,但讓我嚇到心臟病。

我想知道他什麼要叫我?我有一個問題,想請問同學,你知道有什麼方法可以幫助我入睡嗎?我記得我心理醫生開過一種藥物我,讓我避免做夢。

不過,我孫女查過後發現這種藥物並沒有正式核准上市。

所以現在我吃了這種藥物後,會做各種奇怪彩色夢境。

那陣子因睡眠不足,白天我像個僵屍瘦了十磅,自問身體是否亮紅燈,全身檢查沒事,可能只是自己疏忽飲食吧!4月22日,我他安排了Moderna疫苗接種,並客廳放了一張床。

這樣,我可以休息一下。

我一位好友開玩笑地我說:“他一躺下去完了!”」事實上他兩腳站立,不用説助行器走路了,搬到輪椅上,以前他半夜醒來吵得我睡眠不足,現在有時候早上他會「哭夭」,肚子餓我吵醒。

餵早餐時牀可以調高些,而且有欄杆防止他跌下牀,新款牀有按摩舒壓墊,理想、、實用,白天我隨侍側,坐在沙發上寫作、玩遊戲,另外小狗奇娃娃巧巧白天依偎阿公身傍不離不棄。

老公169磅,我手無縛雞之力,換尿布、牀、墊布要拉動他身體,有次我用力過度,右肩膀疼痛,1到10痛度是8,所以和家醫連絡,他們我訂了下午四點看診。

因為是後一個病人,家醫和我談,我帶了之前醫生開四種止痛藥,詢問該如何使用。

因為這位金髪胖胖的家醫本身有個八十歲父親有失憶症,媽媽居家照顧⋯⋯兩人心有慼慼焉!後我請求開照X-Ray檢查單,可以不用預約,希望看骨科醫生之前有報告,謝謝她開了檢查單。

  從重病發生,經歷身體症狀變化,到生命步向,病人一方面將自我社會角色,一樣樣卸除;另一方面他慣有社會價值觀,依著疾病變化,蜕變所謂生命價值觀,這意思是:彷彿病人病帶領,而看到另外一番世界中,所看不到生命景緻和心風光。

  既然這樣生命風光,不是世界中可以看到,那麼病人進入一個人(家屬),所不理解世界囉?這個答案是肯定,人確確瞭解病人世界,社會成就功利角度,多數人臨終過程視為拖累或是悲劇,親情角度,對病人感到和捨。

這樣理解,使得陪伴家屬來説,困難。

  許多病人告訴我,生病有兩種「」,是「病」,另外是「照顧」。

但另一方面,我看到許許多多陪伴家屬,雖心力,有陪伴困境。

無論一個人社會中擔任什麼角色,不管是教師、董事長、工程師、學生、母親或丈夫,他們每天要扮演身份。

這些身份轉換可能帶來壓力和挑戰,是他們需要時刻提供陪伴時。

透過臨牀際案例描述和陪伴現象反思,我們可以深入地理解臨陪伴意義。

他進入重病後,他只有一個身份,那「病人」。

同時,他地會察覺到,他和外界他人地出現了劃分,那「人,生病人一國」,這樣區別不容病人討價還價。

  這個區別身體改變開始。

罹患癌症病人來説,身體改變,伴隨著治療或是藥物,病人會經驗到聽覺、味覺、注意力集中…知覺上改變。

比方説病人口味改變,以前覺好吃菜,現在覺得好吃,有病人做完放射線治療後,開水味道變得,一口喝下去。

這樣改變家屬瞭解,家人會覺得病人個性變得挑剔,配合,或找家屬麻煩。

  病情發展帶來人際關係改變。

有病人一個晚上要起來上廁四、五次,她怕打擾到先生,讓先生明天上班精神,於是和先生分開睡,這樣,夫妻關係產生變化。

有病人晚上睡,見到一旁呼呼大睡先生,心中過,這種感覺家人瞭解。

病人之間会使用一些只有他们或其他病人能够理解术语,例如“煎鱼”,用来描述他们晚上反复入睡情况,好像锅里煎鱼一样翻来覆去。

健康人无法理解病人语言,无法有机会去了解病人身体经历中感知变化,这导致了“一国”对立。

當病人試圖多種話語描述他們經驗時,人們可能會感到無法理解、回應或覺得。

這種情況下,病人可能會感到孤立無援,因為他們無法找到一個能理解他們人。

進入「心」世界,發現「新世界」  罹患重病之前,人生活社會當中,不可避免地所有思考是「外」,像是如何去建立事業,或是擁有多、人際關係。

但重病身體不容許人心智像以往,馳騁社會場域之中。

和社會脱鈎,去承擔以往種種事情後,病人時間突然多了起來,帶病身體引導病人進入內心,他地發現:以往看不見東西,現在他看見了,以往聽聲音,現在他聽見了。

母親病情日益惡化,她進入了癌症末期。

有一天,她請求她高中兒子陪她一起醫院過夜。

這兩個晚上,母親沒有。

我問她是否有睡覺。

她告诉我:“半夜里看着儿子睡旁边,我第一次注意到,他脚伸到床外,他鼻子变得挺了,手掌变大了…”两个晚上,妈妈沉浸这样享受中,没有入睡,儿子上学后,她昏睡了二十多个小时。

這是一個令人疑惑情況。

一位母親和她孩子一起成長,他們住同一個屋簷下,每天彼此相見。

這種經驗讓這位病人開始質疑自己,“我是不是一個母親呢?如果不是,我怎麼會知道他是我兒子呢?”」她説:「 前每天注意是孩子功課有沒有做,考試成績如何?」「,要我去看著孩子臉,這不是一件事…」。

我開班帶學生做斜槓,承諾他們第一年實踐時,我會陪同督導一整年,其中一個行動是每個月會帶領他們做報告。

其中會聽到學生説,因為父母生病,比如中風﹑罹癌﹑心臟病復發,中斷斜槓一段時間,有辭掉工作回家照顧,中斷生涯,處於失業中。我們會看到媒體報導或刊登文章推崇這個孝順行,受訪者或作者會講到一個觀點,當父母離去後,他們慶幸自己隨侍側,陪伴父母走完人生後一段旅程,了無。

,這是無庸置疑時光,不過它前提是這段時光是「有時」,有時間性。

如果它是無時間性呢?我遇過一位女性,父親罹癌時,她第一個跳下來照顧,什麼?她視為家庭主要照顧者,這其中有兩個原因。

第一個原因是她是女性,因此家庭中視為照顧者,是考慮到她身無家累。

第二個原因是她是一名護理師,家人相信她有能力照顧家庭中每個人。

第三個理由是她父親孝順和關懷。

她不忍心讓父親一個人承受病痛而獨自生活。

當時她35歲,假設父親癌症拖延了兩三年,父親過世,她有時間投入工作,回到職場,繼續她生活。

哪裡知道她會照顧病人,加上醫療科技,十多年過去,現在她52歲,父親,而她想要回頭找工作困難,回醫院技術生疏,去做醫美嫌年紀大,進退兩。

她問我:「當初決定照顧父親,是錯了嗎?另一位護理師照顧了我父親,他離世後,我母親生病了。

我負責照顧她有二十多年了。

現在母親94歲了,她眼睛有神采,能夠說話。

她狀況話,能活上十年呢!母女多年来靠租金维持生计。

然而,母亲去世后,女儿面临着没有储蓄困境。

此外,她国外兄弟还要回来分家产,这让她不知如何是好。

她无法领取租金了。

她一脸茫然地说:”现在连住地方要分走,我可能连住地方没有了……”这是很多人会遇到困境!學生遇到這種情況時,我會提醒他們要考慮。

知,中斷學業或工作有一段時間後,可能會使你年齡超過就業標準,進而降低你價值,這會讓你求職變得困難,回到原有專業領域。

是畢業或基層工作人,依靠積蓄生活是一種令人恐慌體驗,所以需要仔細計算。

希望你能放鬆一下,享受一杯咖啡。

另外,日本包餃子生意賺了9億,但只留下破洞塌塌米,這是一個話題。

有,百歲台獨革命家史明私生活曝光了,這讓人。

後,UNIQLO有一款低調好用特價商品,你可以去看看!他讚「穿」,內行人曝:穿了5年沒壞過腸怎麼煎才不會燒焦?內行人下鍋前多做1步驟「熟透零失敗」,外酥內多汁坐輪椅不能運動?錯!日本闆受傷後,反而帶全公司創造出產品哪雙鞋不合腳?APEC、IPEF、CPTPP APEC裝模作樣,IPEF戲做,還是CPTPP故弄玄虛?好色男人「6面相」!臉型修長愛偷吃,嘴唇1形狀超肉慾,受不了美色誘惑2024青龍年運勢曝光!4生肖轉運開,受到財神爺眷顧、貴人相助

相關文章